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儿的那些往事

沉浸往事是不让心灵的天平倾斜 寻觅过去是为了拾回尘封的梦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春风青冢  

2007-10-29 23:26:14|  分类: 心香一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风青冢

           冰 儿

 

  深秋季节,在京城一个画家朋友的陪同下,到陶然亭去拜访“质本洁来还洁去,一掊净土掩风流”的石评梅和高君宇。 

  那天,游人很少,诺大的园子里萧萧索索,伴着秋天的风寂寂落落,在远处的亭子里播放着古筝的乐曲飘飘渺渺,那种幽幽绽放的美丽愁绪,一种说不出的深切的感觉,我离石评梅很近, 

  其实早想去看评梅,可是又怕真地走到她的面前,自己会无力,会懦弱,因自己地苍白对评梅会是一种伤害。所以,我情愿在想念她地日子里,用心去想象、去感受。而今天真地来到评梅地面前时,我才发现自己不怯懦,是评梅给了我女性的纤细,同时也给了我一份女性的豪迈。 

    石评梅和高君宇的墓在棉秋墩下,用白玉砌成长方形,前面竖了两块石碑,高君宇的石碑上石石评梅手书的碑文:

   “我是宝剑,我是火花,
    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,
    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,

    这是君宇生前自题相片的机几句话,死后我替他刊在碑上。君宇,我无力挽回你迅忽如彗星之生命,我只有把剩下的泪流到你坟头,直到我不能来看你的时候。评梅” 

   我抚摸着碑文,一遍又一遍地读着。仿佛看见,在乱坟稠垒,荒寒寥瑟的陶然亭湖畔,无论风晴雨雪,都有评梅的身影,她用泪水浇绿了手植在墓旁的翠柏青松。 

   石评梅是我国二十年代文坛上,才华闪烁而生命短暂的女作家。她升在山西一个山城里,家境中等,母亲是续弦,在中国的家庭里,这样关系对她产生的影响不可低估。她曾在日记中写到:“……母亲在这个清静的夜幕下,常常弹弄着凄切的声调,常使我在一夜枕上,流许多的伤心泪。”可见幼时的石评梅已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了,那份伤感的种子早已植入内心深处。虽然很少见到她的书传,但是偶尔读到她的作品,充满了对真理、光明、爱情的向往和追求,伤感而浪漫。尤其是她和高君宇爱情故事,以起悲情的美丽打动了无数后人的心。高君宇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革命家之一,同时也是个诗人。他深深地爱着评梅,而评梅由于经历过情感的创伤,不敢接受君宇的爱。当二十九岁的君宇因肺病悲伤而死后,她才大梦忽醒,感到自己失去了一颗无比珍贵的心,一份永远不再的爱,悔恨无比,黯然把全部的爱,献给了死去的高君宇。这样哭了三年,她的眼泪干了。终于在1928年7月30日因脑膜炎,急急地随高君宇而去,年仅二十七岁。站在评梅和君宇的塑像前,心头所有关于评梅的记忆都忧郁着。我才知道,这份悲痛原来早就蕴涵在陶然亭中的一草一木中,经风经雨就着岁月,终于在今天投射到我的心上。 

   看满天繁星,听萧萧的芦苇。评梅生前所赞美的陶然亭静夜的景致,都留给她与高君宇共享了。 

   画家朋友为在墓前留了影,评梅碑上的“春风青冢”四个字,将与我共同留给永远。

写于1999年10月20日

发表于1999年12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06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