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儿的那些往事

沉浸往事是不让心灵的天平倾斜 寻觅过去是为了拾回尘封的梦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冰儿最新原创)我只在乎你  

2007-09-13 18:59:29|  分类: 馨香盈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

                 我只在乎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冰 儿


  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,我的眼里就浸着泪。很多人说,不管天上人间,爱情才是最美丽的,因为只要尝试过体验过,就永不言悔,是的爱情最终会给我们一个人来终生相守。而今天我要讲述的是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的友谊,这才是最经典的传奇,这情意无法用词语来定义。


   我们认识的时候是八几年我记不清楚了,总之是初中的三年级,那年我们都是因为种种原因不能上高中,而重读的学生聚集的一个班级,叫做三年九班,因为自己上学就是班长的缘故吧,老师一开班没有通过选举,就还是让我当了班长。我当时虽然只有16岁,但是在我们的小县城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小作家了,因为著名的词作家乔羽给我提过词,那时的我确实有些心高气傲。


   金明在同学里实在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,她几乎不怎么说话,总是一个人没事的时候,在一个练习本写写划划,我都没有在意过她,后来她的同桌男孩变成了我的同桌,他告诉我,金明是个才女。于是我也在自己的练习本上给她写了一首想要交朋友的诗,不久,她回了一首诗,诗歌工整流畅,透着不凡的才气,我忽然对她刮目相看了。我们就这样一来一往,没事的时候相互写着心事,因为惺惺相吸,成为了莫逆。


   那一年我们共同写了九本日记,如今我看到用白纸装订的整整齐齐的九本日记,白纸虽然已经泛出了黄色,但是我还是激动不已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从县里到市里,从市里到省城,又从省城到北京,最后又从北京来到我现在定居的这个城市,大大小小我搬了也有30几次的家了,我在搬家的时候丢过电脑,丢过摄像机,照相机等无数值钱的东西,可这九本日记和我那两个书柜的书,却一本也不曾丢失过。


   她是先我参加了工作,我依然上学,记得我那时每天中午放学路过她的单位,我都要停留片刻,只为了能多和她说句话。


   来她结婚了,我做了她的伴娘,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学生,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,我不能送她什么值得纪念的礼物,记得我是请了三天的事假,帮她忙碌婚礼的大小事情,最后拿出了5块钱来做为我的礼金。现在想起来,我的心里就很难过,眼泪总是很不争气的往外流,她是我最好的朋友,可是她婚礼上我却只能拿出5块钱来。那还是妈妈给我的买鞋钱,其实要是留心看看当时的照片,也许会看到我的那双枣红色的皮鞋已经张开了嘴。而金明结婚的那天还下了雨,回到家里,我的鞋已经灌了包,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和她提起过,今天是第一次说出来。


   她有了女儿后就离开了家乡去了银川,这一走就是一年。这一年我毕业参加了工作,结识了男朋友,并且结了婚,我结婚的时候她不在我的身边。那时不象现在有手机,有电话等通讯工具,我们的联系就是写信。


   我们就这样平平淡淡,聚少离多,我们没有更多地表达过彼此的情感,但是都是还记挂着对方,我们的生日父母和亲人甚至有时自己都忘了,但是却都记着对方的生日,比自己记的还清楚。到生日的时候,不管离多远,总是有彼此的问候和祝福。


   后来她回来了,她依然上班,我依然工作,我们在给彼此过生日的同时,也开始给我们孩子一块过生日,我还记得那次她过生日的时候,我送她的一张贺卡,上面写的是:“易老的苍天,不老是人情,愿友谊伴我们度过今生。”其实当时我还是太年轻,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不老的情意。


   接着先是她离开了家乡去了省城,后来是我去了市里,那时候,老公和孩子还留在家乡,我一个人在外面打拼,吃尽了苦,为了不让父母和老公担心,我也总是报喜不抱忧,记得还是我的生日,她从省城坐火车赶来看我,看到我住在我打工的公司的一个门市房,白天是商店,晚上就是我的宿舍,她看到我既要去送货,还要去拉业务,搞市场调查,她觉得我真不容易啊,我生日的那天没有人祝福我,老公也忘了打个电话给我,我喝了好多的酒,一个人在工人文化宫徘徊到深夜,回来后金明在等我抱着我痛哭,她说她忽然好不放心我,她说这个不是你该有的状态,因为我总是最坚强的。其实我一点也不坚强,我内心好虚弱,好希望一个肩膀,好希望一个臂湾,在金明那弱小的身上我觉得非常温暖。


   其实她过的日子并不比我好多少,那次我专程去看她,因为没有电话,我不能事先通知她,当我来到她家里时,她不在家,去给人家送货了,那时候,她每天早晨赶早班的火车去另一个城市送货,晚上再做晚班的火车赶回家,她回来的时候已经快深夜了,我拉着她的手,眼泪已经夺眶而出,她的手变得很粗糙,她的脸被风雨吹得黝黑,她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模样,也没有了原来的精神,就连那双大眼睛也没有了以前的光彩,我心疼极了。当时我就想如果我有能力的时候,我绝对不能让她过这样的生活,我一定要让她的手重新拿起笔来。


   最后我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,做了一家三星级酒店的公关部经理,接着我考进了一家省城杂志驻当地的记者站,开始了记者生涯,并且把老公孩子接到了身边。后来我举家搬到了北京,应聘到了一个国家级的新闻媒体,自己也开了一家影视公司,金明被我请到了北京,开始帮我打理公司的事情。她也是一个人来的,我在酒店租了一个写字间,白天办公,晚上就是她的宿舍。我们才真正地开始朝夕相处,我们一块去采访,一块去参加各种政府会议,一块在诺大的京城拼命地找寻属于我们的位置。


   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她了,因为我是很感性的一个人,做事情比较冲动,而她总是不温不火,冷静而智慧,我们配合起来非常默契。我们和朋友经常去卡来OK,我也总爱唱一首歌给她听,就是邓丽君的《我只在乎你》,金明是不会唱歌的人,但是这首她总是和我附和地唱着,每一次我们都会在歌声中落泪,因为我们知道,只有我们自己知道,我们的心是紧紧地贴在一起的。


   那时的自己真的很辉煌,先是我的文章获得了全国的一等奖,在人民大会堂的颁奖大会上,从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光英的手里接过了奖杯;然后在钓鱼台国宾馆里采访过全国政协副主席马文瑞;还在全国女性杰出企业家会议上采访了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;已经和某个政府部门谈好了意向,要在国家的某个电视台合作筹办一个有关“农业大王”的专栏。我真地以为我的事业和前途一片辉煌和灿烂,从此会一帆风顺地驶向理想的彼岸。


   后来我的家人因为我出了事,同时也连累到了金明,我整个人都崩溃了,忽然觉得生活真地好残酷,而且我对金明充满了误解。那段日子,我开始封闭自己,不能原谅自己的过失。我告别了心爱的记者工作,和老公来到了他的家乡定居,把金明留在了北京。我这一走就是5年。这5年,先是我没有和她以及任何人联络,我一个人在他乡开始了另外的一种生活,我抛掉了过去的一切荣耀和辉煌,把自己的笔名改成了冰儿。一个空灵忧郁的人,灵魂深处有份固有的伤感和脆弱,成了自己的特征。谁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,谁也不知道我过去怎么样,一切从头开始,我写了好多的情感故事,为报刊写了很多的专栏,在一家生活类的报社做编辑部主任,编辑出版了好几本书。新的朋友都只知道我叫冰儿,是个情感作家。渐渐的连我自己都忘记了原来的名字,就连老公和儿子都叫我冰儿。


   其实我天天能看见金明的QQ挂在那里,我可以和她说句话,但是我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,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,直到有一天,我出差时给她打了一个电话,她在电话的那边已经泣不成声了,她一点都没有责备我对她的误解。她说她很想我,她这些年过的特别孤独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她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工作,却依然留在北京打拼,我真的很佩服她的毅力。她说她真的怕我挺不过来了,她也不知道怎么找到我,怎么来帮助我,她只能默默的等待,因为有一天我一定会来找她的,一定会的。


   其实当初我带她到北京是想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,她是个悲观的人,而我总是积极向上,我希望我们一块来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。可是我把她一个人留在了那里,一走就是5年。这5年我无数次听到那首《我只在乎你》,每一次都是泪留满面。其实我真地好在乎她,我知道在今生今世,我们还是聚少离多,但是我们的心是紧密相连的,我们可以几年不联络,可以几年不见面,但是这时间这空间对于我们来说不是障碍,因为我们的心从来都是在一起的。我是一直流着泪在写这篇文章,几次都是不能自抑而写不下去,可是那奔涌的往事不断浮现在我的眼前,告诉自己要写下去。


   我只在乎你,这不是男女之间的爱恋和牵绊,但是我和金明的情意怎么能用有更好的语言来表达呢,我们真的在乎着对方。时间就这样流逝了20多年,我们又是5年多没有见过面,我们已经从一个女孩走向中年,她的女儿已经长成了18岁的少女,我的儿子也长成了个子1.86米的16岁少年,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再能见面,不知道我们的双鬓是否已经有了岁月的风霜,不知道我们的额头是否有了道道沟渠,不知道我们的眼角是否已经有了感伤的痕迹。但是我知道我们的眼睛是不会变的,目光中一定还是充满了期待和温暖,心灵的深处是不会变的,那是我们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心跳,彼此的渴望不会变,那是我们共同的心声。


   人的一生有很多朋友,知己也就几个,我能拥有金明这样的朋友,三生有幸,生活再多的磨难都会过去,我想我们的第二个春天一定会来的。


   我和她说过,我们要重新开始创业,我们要一直相伴着走到老,至少我们的人生在60岁之前还有20年,这20年,我们会有多大的变化,谁也不知道,但是未来是靠自己来创造的。因为我们还有希望。


   金明,如果旧日永不暗淡,如果岁月可以轮回,那么我还愿意重新一次去读懂你每一个眼神,听懂你每一个心跳,我会让自己心中永远没有遗憾,让旧日不再有伤害,携你的手,走完那臆断的朝朝暮暮,20年以后我想我们两个老太太,坐在摇椅上翻阅着过去的记忆,读那一本本已经泛黄的日记,我们已经昏黄的眼睛,会掠起几缕往事的沉默,所有我们走过的日子都恍如昨日。


   夜很深了,书房里只听见我敲击键盘的声音,我一点不觉得孤独,因为心里有一个故事,有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的故事,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《我只在乎你》。

 写于2007年9月10日凌晨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632)| 评论(7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