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儿的那些往事

沉浸往事是不让心灵的天平倾斜 寻觅过去是为了拾回尘封的梦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冰儿原创】不知道风在哪一个方向吹  

2007-05-28 09:48:50|  分类: 倾城爱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冰儿原创】与警察的那段风样的婚外情 - 冰儿 - 冰儿的那些往事

【冰儿原创】不知道风在哪一个方向吹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 冰 儿

 

 

欢是个警察,悠悠认识他的时候,和勇还没有离婚。勇甚至都不知道她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朋友。那是一次警民联欢会,欢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,带着几个民警.他人长的很高,很胖,但是配上他的那身警服,显得异常英武。

悠悠在晚会上唱了一首歌,舞会开始以后,欢拼命地请她跳舞。就这样她们认识了,以后他常常给悠悠打电话,有时候还开着车,带她去玩。

欢是个特会营造气氛的人,那时侯警察还可以参与经商,他就和朋友攒了个歌舞厅,而且开的有模有样,搞了一些大型文艺演出,九十年代初的歌舞厅是个高消费的场所,一壶茶就要20块,每续一次水还要加10块钱,给歌手鲜花也是要花钱买的,唱一首歌或者点别人唱都是要花钱的,一个晚上没有个千八百的就甭想出来。

但是由于这个行业是新的,还是很吸引人,欢的歌舞厅天天人满为患,他常常带悠悠去,然后让她上去唱歌,他就拼命地送花。他还和她合唱《在雨中》《我敲敲蒙上你的眼睛》什么的,那段日子,悠悠总觉得自己真地就象是一个歌星,天天被鲜花和掌声包围着,身边还有个警察保护着。

其实悠悠早就感觉到会和欢发生点什么的,因为他们是那么相似的两个人,同样喜欢浪漫和刺激,他们碰撞出火花是早晚的事情。

那天,悠悠在单位加班赶个材料,当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,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,是欢。“美人,这么晚了还在用功啊。有时间吗?一个哥们新开个歌舞厅,音响好极了,过来给大家露一手。”

那段日子,悠悠唱歌唱的有点痴迷了,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。

欢是开着他们派出所的三轮摩托车来接她的,初秋的傍晚已有些许凉意,天还未全黑下来,四周的空气散发着幽静的气息,欢的车疾驰在通往郊区的小路上。两边的树林向后倒去,高大的梧桐树伫立着,茂密的树叶被微风吹拂着,在他们头上轻轻地略过,沙沙作响。偶而滴落的水晶般的露珠落在悠悠的肌肤上,冰冰的爽极了。她轻轻地靠在欢的后背上,享受着片刻的宁静。

这是一座盖在城市和郊区交接处的别墅,有三层小楼,风格有些古典,每层都有一个长长的走廊,上面挂着一排红色的灯笼,象极了过去的风月场所,很俗气。由于是新开张,人特别的多,当他们神采飞扬地出现在朋友们的包房时,他的朋友先是要罚他喝酒,然后就都夸他有眼光,找的小蜜有气质,这时悠悠才发现每一个男人的身边都有一个浓装艳抹的女孩,就有些不高兴。欢却没有做什么解释,只是在一边笑着,样子很满足,好象悠悠真是他小蜜似的。

悠悠只唱了一首歌,就以身体不舒服为理由,要离开,欢紧随着也走了出来。拉住她的手说:“悠悠,你生气了?其实哥儿们都这样,喜欢开玩笑,他们让我带个相好的来,我就想到了你,你千万别和他们一般见识,他们的素质太低。”

没有,我还没有那么小气。”悠悠嘴里反驳着。

那你为什么撅着嘴呢?”他调皮地用手托起她的下巴,“我看看能挂几个醋瓶子?”

去你的。”悠悠嗔到。

欢注视着她的眼睛,突然把她搂在怀里:“我就爱看你生气的样子,好美啊。”在他高大的身躯里,悠悠觉得好温暖。

走,我带你去我家里看看,我有好的音乐给你听,很好的啊。”他笑着,很阳光,悠悠没有拒绝。

他的家很大,有三室一厅,家具在九十年代是时髦的,特别是电视,他家竟然安了有线电视,能看到20多个频道,当年只有市委和市政府的领导家里才有啊。

悠悠第一次看到这么豪华的家,坐在沙发上有点不知所措,欢拿出一桶在当时也是新鲜玩意的空气清新剂,在她的周围喷了几下,那股淡淡地茉莉花清香在空气中弥漫着,悠悠真的要醉了。

欢把大灯关了,只有几盏彩灯在这夜色中朦胧着,组合音响里飘着不知名的乐曲。开始抱着她跳舞,悠悠其实懂得他是什么意思,他用这无形的浪漫气氛制造成一条绳索,把两人的心思紧紧绑在了一起。绑得这么紧,如果不是由于悠悠从自己身上挣脱出来的那种冲天的自由感,她想自己会窒息的。

夜正浓,缠绵的乐曲在空中盘旋着,欢在和悠悠耳语,好像是一个不属于他自己的声音在说话,充满磁性的性感的声音:“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/我是在梦中/在梦的轻波里依洄/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/我是在梦中/她的温存/我的迷醉……”

是徐志摩的诗,悠悠向他贴近时,一种声音,细微的,含意不清的声音从她口里发出。但这是欢完全理解的声音,他的嘴唇贴向她的,他的肚皮紧贴着她,紧紧的。

终于,这所有的浪漫,所有的一切,都被他们的激情碾过,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老公和老婆,甚至忘记了自己,所有的孤寂之感一下溶解了,他越走越近,终于终于,他以最完美的姿势在她身上演奏着动人的旋律。

后来悠悠才知道欢的老婆因为他是个警察而经常不回家,工资又低,不能忍受,和别人去南方做生意赚大钱去了,她也理解了欢要经商的原因。

后来悠悠就真成了欢的小蜜,欢又高又胖,外型上象个警察,但他骨子里是个极其浪漫的人,和他做警察的身份真的不符。悠悠想他更应该是个艺术家,他能让人在他所营造的气氛中迷醉,她搞不清楚自己爱过他没有,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快乐和满足的。

那些日子悠悠觉得一点都不真实,有时候会问他:“你真的是警察吗?”

他嘿嘿一笑说:“我是带着执照的流氓。”然后他告诉她,“你没有看见我们抓人的时候,我也打人的。”

不久,国家就下了文件,国家干部及其亲属子女不许参与经商,欢把歌舞厅兑给了哥们,专心做起了警察,后来国家又下了文件,着装的不能进入歌舞厅等娱乐场所,欢就很少来找悠悠了,再后来听说他老婆从南方回来了,欢就彻底地和她断绝了来往,悠悠也没有去找过他。

他们的故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。

悠悠依然喜欢在傍晚,勇不在家时候,手捧一杯清茶,靠在窗前看外面的风景,她喜欢这夜的寂静笼罩着一切,银色的月光静静地流泻在窗子上,洁白的窗纱随着晚风忽远忽近地撩拨着人的心。偶而从街上传来的汽车声,给寂寥的夜晚添上了生机。看着露水打湿了青草,和着晚风微微地把这种混合着泥土的芬芳送了进来,这是她喜爱的香味。

勇在家的时候,她就手捧一本好书,就着这浓浓的故事情节,陷入沉思中。勇不懂她,她也无暇与他沟通,他不知道悠悠每天在想什么,在做什么,他似乎也不关心这些。悠悠有时在想,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,变化这么快,一切都没有定数,爱情如同吃快餐,来得快去得也快。此刻的执着,可能造成彼时的离弃,今日的痴情,或许到了明天就是背叛。没有人敢承诺什么,除了那些还在花季的少年,把爱字说得那么轻轻巧巧的,又能够支持多久呢?

后来她还是和勇离了婚。一个人象风一样去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2003年4月26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表于2005年1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53)| 评论(4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