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儿的那些往事

沉浸往事是不让心灵的天平倾斜 寻觅过去是为了拾回尘封的梦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把悲伤留给自己

2006-10-12 20:55:09|  分类: 倾城爱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把悲伤留给自己  - 冰儿 - 冰儿的那些往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把悲伤留给自己

 

冰 儿

 

 

邂逅原本大都充满诗意和浪漫,而灵儿和滔的相遇则是一种偶然,也是一种必然。

学新闻出身的灵儿,并没有选择到新闻单位就职,而是应聘到另一个城市的一家建材公司任公关部经理。生活的轨迹就这样像是放大的、柔和飘逸的弧线,不经意间,就将昔日的宁静和日后的跌宕揉在了一起。

公司的第一次董事会,滔做为公司新任的副董事长出席了会议。这是灵儿第一次见到滔,但在这之前,关于滔的种种说法她已经听得很多了。她好奇地打量着这位新来的上司。他很年轻,白白净净的脸上,戴着一副眼镜,根本就不象是个商人,更象是一名书生。

对于上司,一直以来,灵儿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:工作上对其绝对负责,但保持距离。可是她没有想到就是这样长相如此儒雅的人却让自己痛不欲生。

对于公关这份做为现今社会蓬勃发展的新兴职业,社会角色的分工赋予了其全新的内涵、意义和任务。但传统观念根植于人们头脑中的偏见,使灵儿至始至终努力地工作,同时保持一种女性的矜持和谨慎,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抗拒着这种偏见,尽管看起来有些不合时宜。她很热爱这份工作,因为是学新闻的缘故,这让她有发挥特长的机会。滔是灵儿直接上司,在和他日益相处的过程中,她发现滔总是不拘小节反应敏锐,说话温文而雅,有的时候笑起来和孩子一样灿烂。

那时侯,公司上下都在流传着滔有个厉害的老婆,他的老婆和他是大学的同学,在税务局工作,她对滔的爱近乎霸道,就是在工作以外不能和任何女性有来往,甚至不能和女人说话,但是滔又是个热情而不甘寂寞的人,所以他和妻子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,有的时候常常会看到一个身穿制服的女人在他的办公室里出入,而这时候滔总是把门关得紧紧的,但还是能隐约地听到里面的吵闹声。

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,滔在一人独处的时候是平静的,甚至给人的感觉是冷漠的,让人捉摸不透。更多的时候,滔办公室的门是紧闭的,偶有人进出,通常是隐约看见滔坐在电脑荧屏前专注的身影。有时,灵儿会想,滔在干什么呢?她不常去滔的办公室,就是去也是交换工作的意见和想法,而滔的目光使她胆怯和无法从容。关于滔的故事让她同情,他的才华令她钦佩,但她压根儿没有想到会和自己扯上什么关系。

一切就这样开始了,由不自然到自然而又由自然到不自然,一切在悄然中起着变化。一切那么迷濛那么象穿不透的浓雾看不清,没有想到却不能阻挡这一切。灵儿想弄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,但千丝万缕,剪不断理还乱。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连灵儿自己都不知道心中怎么会总有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……

他那灼热的目光令她猝不及防。他总是这样令灵儿猝不及防,似乎有意或无意地亲近,让她不安和局促。但无论如何,她就是再刻意回避现实,也无法逃离那炽热目光带来的惶恐和微微的喜悦。如果说灵儿没有表现出来的妒嫉、抑郁、不高兴,那只能说她自己强迫自己做出来,她无法本能地对此无动于衷,哪怕是内心深处阴暗的角落。灵儿的处事原则,和办公室里时时散发出的油漆,混杂着装饰板以及现代化办公设备排泄的种种气味,四周白得耀眼缺乏一点色彩的枯燥的墙壁,和一大摞一大摞成堆的文件资料,时刻提醒着她,怎么可以潜心沉入自己那个刚刚被掀起的感情波澜呢?而这种波澜无声无息,来得没有理由!

公司接了一个大生意,一个新型的建材产品的总代理,听说这种产品特别环保,是很多建材公司争抢的目标。为了做好这个产品的宣传工作,灵儿和滔连续在公司加班进行方案的指定和修改工作。做为该项工作的主管,滔所表现出来的睿智、果断和雷厉风行的工作态度令她钦佩。而滔在除工作以外所表现出来的豁达风趣、浪漫和不拘小节使她不由得不迷恋。

他们终于完成了都觉得满意的宣传方案,已经是深夜了,滔说:“灵儿,我们应该庆祝庆祝,走,我知道有一家小酒店,24小时营业,咱们去喝一杯。”公司的人都知道滔好酒,但不嗜酒,喝就喝烈性酒,有着北方人的豪爽。

那是一家朝鲜酒馆,店面不大,却是异常干净,每一个单间都有一铺土炕,炕上有一个小方桌,四面是矮矮的小凳子,很温馨的感觉,就象回到了家。显然滔是这里的常客,他微笑着说:“小姐,上炕吧。”说着,他先脱了鞋子,上去了,灵儿也随着坐在他的对面。

老板娘,来一瓶杜康。”滔恢复了那豪爽的个性,脸上泛着兴奋的光芒。

灵儿忙说:“我不能喝白酒的,会醉的。”

那就醉吧,有我在,你怕什么?”

就这样他们喝着,话题也多了。也许是酒的作用,先是他说他的过去,他的追求和他的苦恼,然后是她娓娓地向他述说自己的经历和对美好生活的渴望。他还唱歌给她听,是那首《心会跟爱一起走》:“从来没有人如此贴近我的心/总有许多许多话想说给人听/从来没有人如此打动我的心/偶尔无心的伤害全都为了爱/也许一切太完美感觉像在飞……”

滔是灵儿见过的男人中最会唱歌的人,没有什么技巧,唱的也不是很专业,但是他的歌是从内心深处唱出来的,是最能打动人的。接着灵儿就真地醉了,脸烧的红红的,靠在墙上,她忘了滔是怎样到她这边来的,忘了滔用怎样的目光笼罩着自己,也忘了自己是怎样地投入了他怀中,更是忘了他们是怎样疯狂地亲吻,这吻象电流一样穿透了全身。

灵儿一点都没有回避,没有回避滔靠过来的唇,没有回避滔靠过来的身体,是这样热烈地回应着,她知道无论如何也无法回避了,这是天意,是上苍把眼前这个男人带进了自己的生活。接着他带她来到什么地方,灵儿也不知道了,只是觉得好象回了家,有一张床,然后衣服没有了,然后他们紧紧地拥抱着,他的吻遍布她的全身,她的身体随着他的吻战栗着,然后是她无拘无束地那么自然地要着,象倾泻的海水一样,每一个波浪都渴望着抵达岸边,象蛇缠绕在树上。他们一起一阵阵落入谷底,又一起升上高高的顶峰,这时候他们才知道彼此多么地需要。滔平时是斯文的,而此时却是如此的疯狂,让灵儿燃烧在他的疯狂里……

自从他们有了这种更深层次的接触以后,灵儿的感情日复一日的越发不可收拾。她不得不承认,滔的影子已进入了自己的思想、生活和内心,以至于在面对滔的时候,她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心中的慌乱。可是滔却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,依然如故的生活和工作,有的时候灵儿都怀疑自己那天只是做了一个玫瑰色的梦而已。

可是她管不住自己的思想胡乱地奔跑,她想见滔,喜欢默默地看着滔的眼睛,喜欢看着滔侃侃而谈,喜欢听到滔爽朗的笑声。她甚至觉得,如果滔一天不在公司,心中就会不踏实,就会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。即使没有和滔独处的机会,她只要感觉到滔的存在,就是这么远远地注视,悄悄地关怀,融一腔深情宁静悠长,也觉得是一种满足,是一种快乐。

但她并不想让滔知道自己内心世界的犹豫和渴望,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家庭的责任和滔身份地位的迥异,也更清楚地知道这种浪漫的、最动人心魄、最令人难以抑制的、最能提升人的精神层次的爱情,瞬间会使人感觉到生命被唤起并且更新,但往往是难以长久地维系。因为这种存在于婚姻之外的爱情,之所以会容易一些,浪漫一些,之所以会意乱情迷,是因为爱情双方人格某一层面的共振过于强烈了,以至于其它层面的人格意义相对弱化,甚至被忽略,而这种忽略被某一方记起时,那种感情便如同海市蜃楼,留下的更是切肤地疼痛,所以灵儿竭力地阻止自己忘情地投入。

但女人的痴迷与执着,往往不在于理性的、明智地决定,在这种感情边缘徘徊不定的时候,内心深处的天平早已倾斜,只是她自己浑然不觉而已。

灵儿的生日是在五月末,滔说,在生日的这天,要陪她到海边去看日落,叫她在去海边的路上等他,她好兴奋,这是她多年的愿望。

初夏的傍晚,还有些凉意,灵儿并不急着来到海边。落寞的身影在夕阳的黄昏中踽踽独行,一身袭地的黑色长裙在晚风中挽起又落下,更映着她雪白的肤色。这条街行人一向很少,但她喜欢。她就这样等待着滔的到来。时间一分一秒,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过去了,他始终没有出现,打他的手机,没有开,她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,又不敢离去,怕刚一走,他就来了。看着两边亮起来的路灯默默地照射着这条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的街道,法国梧桐的影子斑驳地晃动着,路边围墙的楼房里,每扇窗里都流泻着暖暖地、透明的灯光和偶而传来的天伦之乐,浓浓地包围着她。她忽然间觉得很悲凉,她奇怪的是,自己并没有重重的失落感,相反地会觉得自己已融入其中,那种温馨与快乐令她不舍,所以这儿自然成为她逃避繁乱的温暖的地方。天空已经出现光亮的时候,滔在灵儿的面前出现了,他什么也没有说,一下子就抱起了她,然后用他那特有的磁性嗓音,唱起了郑智化《你的生日》:“你的生日让我想起/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/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/他流浪在街头/我以为他要乞求什么/他却总是摇摇头/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/却没人祝他生日快乐/生日快乐/祝你生日快乐/握着我的手/跟我一起唱这首生日快乐歌/生日快乐/祝你生日快乐/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/别在意生日怎么过……”

灵儿再也抑制不住眼泪,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为情所困了,就象歌中唱的那样,流浪在街头,为的就是让自己的爱人说句生日快乐。滔太了解她了,他知道她的软肋在哪里,灵儿什么也没有说,就这样一直让他抱着,唱着《生日歌》走到了海边。她想什么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她在自己生日的最后时刻,和自己最心爱的人在一起,就足够了。他们虽然没有看到日落,但是却共同迎来了新的一轮太阳。

他们的关系还是让滔的老婆知道了,从此开始了无休无止地纠缠,先是来公司找灵儿,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她,然后就是和滔吵闹不休。滔回家以后,竟然一个星期也没有来上班,手机也关了,公司上上下下都开始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灵儿。

她开始生活在地狱里,她终于知道自己该离开了,就辞了职。回到自己的小屋里开始舔伤口的时候,滔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告诉她他离婚了,并说离婚是他多年的愿望,可是真的成为现实的时候,他的心却是那么的疼。老婆和儿子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,他是前一个晚上送他们上的火车。接着,他开始无休止地吸烟,然后唱那首《把悲伤留给自己》:“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/既然你说留不住你/回去的路有些黑暗/担心让你一个人走/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/不能分担你的忧愁/如果这样说不出口/就把遗憾放在心中/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/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/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假装生命中没有你/从此以后我在这里日夜等待你的消息/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/既然你说留不住你/无论你在天涯海角/时不时的偶尔会想起我/可不可以……可不可以……可不可以……”

灵儿在他歌声中把泪流尽,她知道他还爱着他老婆啊,她和他过了最后一夜,就永远离开了他。

在她一生中有三首歌是让她心痛的,就是《心会跟爱一起走》《你的生日》和这首《把悲伤留给自己》。每一次听到,都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。

灵儿想不是滔把悲伤留给了他自己,而是把她扔进了这悲伤的井里,再也爬不出来了。

    写  于2003年5月20日

发表于2005年1月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76)| 评论(9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