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儿的那些往事

沉浸往事是不让心灵的天平倾斜 寻觅过去是为了拾回尘封的梦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让情感上网》李春伟1

2006-09-28 15:44:55|  分类: 《让情感上网》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

【作者简介】李春伟:男,1970年生于黑龙江,出版过一本诗集,现任某部处副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李春

 


 
  夜很深,雨下的很大。我从朋友家出来,准备打车回家,一摸兜里的钱只有二元八角。看了看表,11:30。公共汽车还有最后一班,于是我顶着雨一阵神跑来到汽车站。冷冷的车站只有一个女孩打着伞在等车。
  破旧不堪的雨棚找不到我避雨之地,只好象个英雄的样子,直直的站立在雨中。我想我站在雨中的样子很可笑,很滑稽。
  “同志,如你不介意的话和我一起避雨。”那个女孩站在我面前,伞已经遮在我的头上。
 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感激地看着为我避雨的女孩。她还算上是一个漂亮的女孩,大大的眼睛,清秀的面孔,淡色的唇膏让人想入非非,她真的很性感。
  “谢谢你!”在这个时代里,为人民服务的事情好象已经不存在了。
  她微微地笑了笑,笑很甜美。
  “你家住在哪里?”这么好的女孩站在任何男人面前都不会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,更何况我在青春骚动期。
  “心乐宿舍。”她显得很健谈。
  “你呢?”她大大的眼睛象星星一样。
  “也是那边。”我又问:“为什么这么晚回家?”
  不知道是我的问题有毛病,还是她心里有事,她脸突然变得很凝重,她低下头不再看我。
  “对不起!”我想是我让她变得如此沉重。
  也许是我的歉意感动了她,她抬起了头,装着一副很轻松的样子,勉强地笑道:“没事。”
  我们没有再说话,尴尬的气氛冷却了身体。
  公共汽车还没来,我们俩个人焦急的等待,可是很久还没见到它的踪迹。
  “是不是公共汽车也去避雨了?”我想让沉闷的气氛缓冲一下。
  她被我的玩笑弄蒙了,傻傻地看着我。我的鬼笑让她一下明白过来,她笑的差一点流出泪来。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脸上含满了灿烂的笑容。
  “吕清。”我又问:“你呢?”
  “桐。”
  她没有告诉我她的姓,但是她的笑容就证明了我在她心目中有个很好的影子。
  “你在上学吗?”也许是我脸上的书卷的味道让她读懂了我。
  “是的,你呢?在工作吗?”感觉她不象个学生。
  “我?”她好象有沉重的心事,脸上灿烂的笑容顿时被乌云遮盖,眉宇间流露出淡淡忧愁。
  “对不起!”
  我想是我错了,不应该再让她不快乐。是我勾起她的伤心事。
  也许感觉不应该对我这样,或许是她不想让我看到她的痛苦,她突然间笑着对我说:“没什么,我没有考上大学,在家待业呢。”她笑得很凄凉,也很无奈。
  是不是失恋啦?在这个年龄,是鲜花盛开的季节,是憧憬未来的时光,是朝气蓬勃的青春。只有失去最珍贵的东西才能如此黯然。
  她灰色的眼底有一丝渴望,那丝渴望很模糊,那么无助,象掉在海里,渴望岸的边缘,让人为她心痛,为她怜惜,我突然有一种想把她搂在怀里,给她温暖,给她希望和快乐的感觉。
  她忧伤得让人心疼,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:让她快乐起来,无论是否付出任何东西,包括我的人。
  “你在哪个大学读书?”她好象平静了自己,脸上找不到刚才的伤感,淡淡的微笑很迷人。
  “在xx大学二年级。”我想我快乐的心情会感染她的,只要我努力。
  “上大学的感觉是不是很好?”她眼里有一种羡慕和渴望,一种模糊的东西在牵动着我的心。
  “是的。”我很得意,也很自豪。
  “我考了两年都没有考上,后来死心不再考了,也许我真的不是念书的料!”
  她说的很轻松,没有一点失败的痛苦,也许是她对念书没有好感,或许她把伤心压在心底,不想表露出自己的脆弱。
  高考失败每个人都会痛苦的,她也不例外。
  “其实上大学和没有上大学只是在理论上有区别,只要你把自己的优点发挥的淋漓尽致,生命一样精彩。”我又说:“如:比尔盖茨,他没有上完大学,但是他的事业很成功,让世界每一个电脑人都对他敬佩和赞赏,他是一个没有读大学的成功者。”
  我不想再给她压抑感,努力地开导她。
  “你真会开导人!”她笑的好开心很心满意足。
  “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。”
  想帮她,让她快乐起来,也想成为知心朋友,我伸出友谊之手。
  她好象顾虑重重,似乎在逃避某些东西。
  “难道我不配成为你的朋友吗?”我真诚的渴望使她无法逃避。
  “好的。”她握住我的手,很紧,很有力。
  友谊之手让我们心里充满了快乐。
  公共汽车还没有来,我想它真的去避雨了,我们俩个人无法忍受秋雨的寒冷,同一把雨伞走上了回家的路。送到她家门口她把电话给了我,我告诉她我学校的宿舍和班级。
 
  二
 
  自从我们相识,一晃已经半个月过去了,繁忙的学习让我没有一点时间考虑别的事,她的影子渐渐在我的脑海里淡了。
  有一天中午休息,同寝室的王强上来神秘的对我说下面有个女孩找我,很漂亮,问我是不是女朋友。经常在一起开玩笑,他的话很难让我相信,更何况我在学校还不想找女朋友,因为家里有一个等我的人。我依然躺在床上看书。他见我没有信他的话,很认真地对我起誓,我感觉他很无聊。
  在这时候门外的走廊上一阵骚动,我奇怪地向门口看去,只见桐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站在门口,如仙女般美丽,纯洁,只是脸很苍白,没有血色。
  我慌忙地站起,窘迫地说:“你好!”往下不知如何说才好。脸很热,心很慌乱。
  她苍白的脸上有一丝红晕,我想她是被我们这些衣冠不整的男孩吓着了,她眼里有些羞涩,尴尬的站在门口,不知如何才好。
  同学一会看着她,一会看着我,脸上的鬼笑让我感到害怕,急忙走到她面前,拉着她的手向楼下走去,就听见我们的寝室在高声大喊:“吕清,你快回来,让我们认识认识,要不然你小子回来没你好处。”随后一阵开怀大笑。
  也许是她太漂亮了,我们从三楼到一楼,那些男生对她的回头率是百分之百,我很开心。她似乎对我糟糕的表现很迷惑,我想她对我带她急冲冲的下楼感到不解。
  也许走的很急,她呼吸越来越重,汗珠渗透在脸上,她脸色苍白,显得很无力。
  终于来到楼下,她无力地依偎在楼角上,大口大口地喘息,像有大病似的。
  “对不起,让你累着了。”我歉意地说。
  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她不解的问。
  “我怕他们逗你,开你我的玩笑。”我怕那样会伤害了她。
  “经常这样吗?”她笑着问。
  我们男生寝室好像都有这样的玩法,不管谁的女朋友来,大家都会挑逗一翻,然后让他们请大家撮一顿。
  “是的。”
  她笑了,笑得很开心。
  “你怎么来啦?”她的到来让我感到很吃惊。
  “怎么,不欢迎吗?”她脸上有一丝不悦。
  “不是,我是说我没有想到你会来,我真的很高兴。”我语无伦次地说。
  “不是为了让我开心吧?”她板着脸问。
  “真的不是。”我好像要为她起誓,她急忙笑着说:“我在逗你呢,不要那么认真。”
  其实她的到来真的让我开心,我想任何一个男人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来看望他都会很高兴的。
  “我刚才去我朋友家,她家就在你学校旁边,顺便来看看你。”她很简单地说。
  高兴的心里有一点失落感,她不是专程来看我的。
  “这些日子在忙些什么?”我问。
  “在家看看书,累了就逛逛街。”她一副轻松的样子。
  “那么清闲,不想出去找个工作?”我问。
  “家里不让。”她脸色又沉重起来,我想她心里一定有什么事在压制她,要不然她这么年轻的女孩不会这么沉闷的,忧伤的。
  她那种忧郁的美让人为她心疼。不敢再继续问她了。
  “你下午有课吗?”
  “有,但是不想上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不为什么,就是不想上。”
  “这样可不好,很多人为上大学拼命,你却不好好珍惜,会害了你。”
  我被她教训的汗滴无言。
  “我会好好读书的。”我尴尬的笑着说。
  她似乎看出我的窘境,急忙解释道:“我不是有意伤你的,只是感到这样对你的学业不好,请你别介意。”她拉着我的手,像似在对我的歉意。
  她的手很柔软,很光滑,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,心情很舒畅。她脸一下红了,急忙抽回去,低头不再看我。
  我想也许是她的美丽,或许是她像林黛玉楚楚动人心弦,让我为她心疼,为她心动。
  晚饭后,我给桐打电话约她喝咖啡,我们在街上找了一个人很少的咖啡屋。
  “为什么不敢?难道还怕你骗我不成?”她调皮的眼神让我感到心动。
  “那说不准,一会就把你骗走。”我调皮地说。
  不知为什么,她温馨的笑容,忧郁的眼神让我心随她而动而静,忘了所有一切,包括我的女朋友。
  “你真够调皮的了。”也许是我的眼睛流露出内心的情感,她的眼睛是那么慌张,她羞涩地低下头。脸红红的,像一片晚霞,美丽动人。
  我们谁也没再说话,静静的感觉心的声音。
  看着她低头喝咖啡的样子,真想把她拥在怀里,与她享受这温柔的世界。
  静久了就会感到沉闷,不想如此下去,我调皮地笑道:“这咖啡好苦啊!”
  她抬起头:“苦吗?”然后认真地品了品说:“不苦呀!如果真的感觉到苦就加点糖。”说完用小勺盛一些糖给我,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关心之情。
  “是吗?”我又品了品说:“不苦了。”
  她似乎看出我在调皮,把手里糖一下全都倒进我的咖啡里,娇嗔的说:“甜你牙疼。”
  我一把抓住她在空中没有收回去的手说:“你舍得吗?”这一举动把自己吓了一跳,没有想到我会有如此大的胆,这也许就是爱情的魔力,让你身不由己,不由自主地去做。
  她惊慌失措地往回抽手,慌张地说:“不要。”
  她是那么地害怕。
  我无能为力地不由自主地放开她的手。她慌乱的看了我一眼,起身就向外走去,我慌张站起身来想把她追回,可是脚象粘住了,怎么也迈不动,眼睁睁地看她离去。我想我们真的完了,也许连朋友都做不成了,垂头丧气地一个人趴在桌子上,脑里一片空白
  三
 
  几天过去了,依然没有她的消息,我想我过分的举动伤了她,我在为自己鲁莾的行为感到悔恨。
  我决定不再想学习以外的事,重整旗鼓好好学习。
  就在我想将她忘记,没有想到她出现在我面前。
  那天晚饭后,我准备去上自习,走到楼下,见她睁着大大的眼睛在看着我,脸上的笑容如花似锦。我呆呆地看着她,脑里失去了所有思维。
  “晚上还要去上课吗?”她走到我面前,温柔地说:“能不能陪我走一走?”
  我想她真的让我喜欢上了,让我无法逃离。
  “好的。”我笑着和她向学校外走去。
  “这几天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?难道不想理我了?”
  “不是,是怕再惹你生气,那天真对不起,是我太过分了。”我很拘束。
  “没什么!”她低着头,喃喃地说。
  她的谅解,她的美丽,让我再一次迷惑。
  “我有件事想和你说。”还没等我说完,她打断我的话。
  “什么事?”我想她一定会说让我激动的事,心里美滋滋的。
  “我想认你做弟弟。”她的眼睛显得那么认真,又那么无奈。
  她的话就象一场冰冷的雨水浇灌我全身,冷却了我挚热的心。我傻傻地看着她,不知如何回答。我想也许是那天我冒犯了她,或许她已经有了男朋友。
  “难道非要做弟弟?”我真的很伤心。
  我们是同年的,但是月份她比我大一个月。
  “是的,我想你会做到一个让我开心的弟弟。”她在找理由。
  难道男朋友不能让你开心吗?弟弟就会一定让你开心?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她。
  “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就不勉强啦。”她的眼睛是那么无奈,那么失落。
  也许我在她心目中只能做弟弟。
  我静静地看她片刻,无奈地说:“好吧!”
  我想她有一天会爱上我的,先委屈一下吧!不死心在琢磨机会。
  “真的!”她兴奋的眼里还有一丝忧伤。
  她让我做弟弟不完全出自内心,要不然会有那丝忧伤。
  “既然你做姐姐,怎样对弟弟表达情谊呢?”我勉强地笑着说。
  “我请你吃肯德鸡。”
  “还是我请吧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她奇怪地问。
  “因为我伤心。”我低沉地说。
  她无声的低下头。
 
  四
 
  而后的日子里,她时而找我聊天,请我吃饭,逛街,似乎我在她心目中真的成了弟弟。我心中很伤感,失落,总感觉在她面前有一种强颜欢笑,感情被她压制的无法逃离。
  但是我感觉她心里一定有事在隐瞒着我,每次谈到她的生活,脸色苍白如雪,深邃的眼睛却那么忧伤,让我的心为她而疼痛。
 
 
  我想有一天我会被她折磨而死。
  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,她来找我出去被我拒绝了。
  “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。”我的心和胃很难受。
  每次见到她很快乐也很痛苦,决定长痛不如短痛,也许不再见我会好受些。
  也许是我的无情击痛她,她楞楞地看着我,泪刹间充满了双眼。
  “为、为什么?”泪从她空洞的眼里滑落在柔嫩的脸上。
  酒搅的我胃很难受,趴在墙上哇哇大吐起来。
  “你为什么喝这么多酒?”她急忙地跑到我身边,用拳轻轻地敲着我的后背。
  她温情的关怀让我又恨又痛,我猛地转过身子,抓住她的肩,声嘶力竭地向她责问:“你为什么总对我这么好?为什么只让我做你弟弟?难道你不知道我爱你吗?难道你就这样残忍对待我吗?是不是让我为你去死才能明白我的心?”
  周围很多同学在看着我们,我真的为她疯了。我想我的女朋友看见会很伤心的,会痛恨我的移情别恋。
  也许是我真挚的感情感动了她,她的灰暗眼睛闪亮着一丝光明,而片刻又消失了,显得那么空洞无神,那么无动于衷。
  我的心被她冷漠刺伤了,一把推开她,东倒西歪地向楼上的寝室走去,没有回头再看她一眼,因为泪水侵湿了我痛苦扭曲的脸。
 
  五
 
  从此后她再也没有来找我,我想给她打电话又不敢,每天与酒为伍,只有它可以让我忘了她,忘了所有的一切,麻醉我的神经,淹醉了我的心。
  我的女朋友好象知道这一切,她每天下班来学校陪我,想尽一切办法来快乐我的心,每次面对女朋友心很愧疚,想努力去忘了那一切,好好对待我善良的女孩,可是桐带给我的痛让我无法振作精神。一年后秋天的中午,桐的母亲来找我,以前没有见过,她们长得很像。
  “你叫吕清吧?”她母亲眼里是绝望的伤痛。
  “您是?”
  “我是童桐的母亲。”
  这么长时间我才知道她叫童桐。
  “阿姨,你找我有事吗?”我想她母亲找我一定有事的,要不然她会来的。
  “童桐住院了,她很想见你。”
  “她得了什么病?在哪个医院”
  我心急如火。
  “你跟我来吧!”她母亲显得很平静。
  我和她母亲急匆匆来到市中心医院,来到桐的病房,桐病得骨瘦如柴,大大的眼睛深深地凹了进去,如两个黑洞,我的心为她而痛,而流血。
  “桐,你怎么样?得的是什么病?”我焦急地问。她妈妈知趣地走了出去。
  我眼里的泪一滴一滴地落在她的手背上。
  “别这样。”她努力地抬起手想摸我的脸,可是举在半空中又无力地落了下来。
  “桐,为什么会这样?”
  “我是白血病患者,十几年了,这次进来就不能再出去了。我已经病入膏荒了,就在这两天该走了。”她的话是那么平静。
  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难道我真只是一个无知的弟弟吗?”我心碎了。
  “好多次我想说,但我说不出怕你离开我,想把我们这段美好的感觉一直保持到我离开人世间,因为我早已爱上了你。”她的眼睛又恢复了明亮的色彩。
  我终于明白了她的心声。
  “为什么不早点对我说?为什么?”我伏在她的身上哭了起来。
  “我怕失去你。”
  “不会的,永远都不会的,我会爱你到天长地久。”
  “我也很爱你!你从认识你的那一瞬间就让我心动。”她是那么柔情。
  “清,你会陪我到死吗?我好害怕呀!一个人孤独地去那边。”她渴望的心声让我无法逃离。
  “我会的,永远会陪你的,你不要这样胡思乱想,医生会治好你的病。”我努力平静自己,想给她一份动力。
  “清,我爱你!真的好-爱-你!好-爱-你-呀!”她的声音是那么虚弱,那么无力。
  她显得很累,无力地慢慢地合上双眼,脸上还挂着甜美的微笑。
  “桐,你累了吗?”我有一种恐惧的感觉。
  她没有回音,呼吸忽重忽轻,脸上的表情很扭曲她美丽的容颜。
  “桐,你怎么啦?说话呀?”我使劲摇着她,可是没有反应。
  “医生,医生,”我疾痛地大叫。
  医生来了把她推进急救室,我在外面心急如火地走来走去,不停地为她祈祷。
  她这次终于没有从死神中出来,她痛苦的表情击昏了我,身体就象一片小小的树叶随风落下,重重的摔倒在冰冷的走廊上。
  断梦
  一转身
  想牵住你的手
  秋雨割断我的视线
  堕落在尘埃中
  风在雨的击打下
  呻吟
  我无助地仰天长痛
  心如残花片片凋零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一页        下一页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