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儿的那些往事

沉浸往事是不让心灵的天平倾斜 寻觅过去是为了拾回尘封的梦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让情感上网》李春伟4

2006-09-28 15:34:36|  分类: 《让情感上网》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“什么事。”刘峰有一种预感,他要离开。
  “我打算坐明天凌晨一点的火车回去。”这是陈征最后的答案。
  “不能再呆几天吗?”刘峰伤感地问。
  “无论我呆多久,总还是要走的,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家。”陈征沉重地说。
  刘峰沉默一会,勉强地笑着说:“既然你决心已定,我就不在阻拦了,但你知道,我们是好朋友、好兄弟,这里永远是你的家。”
  这个生他、养他的城市给了他太多的痛苦和悲伤,也许异乡的风景会给他另一种美丽梦想。
  陈征点点头,点燃一支烟,沉默地抽着。
  “晚上我们好好喝一次酒。”刘峰想和他一醉方休。
  “谢谢,下午我想上街看一看,然后就去火车站,有机会我们再喝吧。”
  陈征想去儿时的家看看。这么多天他一直不敢去,因为那里留住着父母的灵魂。
  “我一会陪你去。”刘峰说。
  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想静一静。”
  王丹雨一直没有说话,她感到他的灵魂已经离开他的身躯,飞向遥远的天堂,只剩下孤独,空虚的自我。
  “刘峰,请你告诉我她的电话号码是多少。”陈征想见她最后一面,从此以后再也不回来。“4832511。”
  “谢谢你,刘峰!”陈征感激地看着他。
  刘峰苦苦一笑,没有吱声。
 
  五
 
  下午,陈征告别了刘峰和王丹雨,一个人打车来到了面目全  非的家,周围的高楼大厦结束了那个贫穷的时代。他呆呆地站在那里,努力去寻找一个让他回忆的痕迹,可是……。他失望地长叹气,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火车站方向走去。
  当他看见街旁的公用电话时,他想起她的电话号码。他拿起电话犹豫很久,还是拨通了她家的电话。
  “你好!找哪位?”电话里传来一种让他心跳的声音。
  “我是陈征。”剧烈的心跳让他有些窒息,他努力地平静自己。
  “陈……陈征!”她的声音在颤抖。
  “你还好吧?”
  “我……。你……呢?”
  “我……。”陈征沉默片刻,说:“我很好,一直都很好。”
  “征,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很恨我?”她在哭。
  “没有。”陈征沉重地说。
  “征,你为什么不怪我!恨我!是我对不起你的。”沉重的代价让她心永不安宁。
  她的哭声让他的心在疼、在流血,他怕自己会在她的哭声中死去。
  “我想今晚在玉蝶舞厅和你见一面。”陈征忍住心里的痛苦说。
  她没有回答,只是不停地哭泣。
  “如果你不愿意去的话,那就……。”陈征伤感地没有说下去。
  “我……我愿意去,真得愿意去,你告诉我几点。”萧珊珊怕再一次失去机会,她急切地问。“九点钟。”
  随后他们谁也没再说话,沉默中只有她的抽泣声。
  “九点钟见。”她的哭声在沉默中让他全身无力,感到自己随时随地会倒下,他艰难地按断电话。
  夕阳渐渐落下,天边的晚霞似如恋爱中的少女,羞涩中给人一种美丽的幻想。
  陈征静静地坐在舞厅里,望着面前那杯苦涩的咖啡,往事涌上心头。
  十年前,刚刚考上高中的他们被分到一个班级一张课桌上。她的美丽征服了全校男孩。(包括他在内)他也真的想过向其他的男孩一样追求她,可理智告诉他冲动会让他一无所有,于是他将自己装扮得很高傲、很冷酷,他高傲得让她心在动,冷得让她爱上自己。
  那天夜里,他们面对面深情地默视着,银色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,显得格外美丽、娇嫩。夜风摇拽着她的花格衬衣,她纤细的身躯似乎在风中摇动。他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感情,紧紧地将她拥抱在怀里。两颗初开的情心跳得那么快、那么热,随后四片热唇溶合在一起。从此,夜就属于他们的乐园。
  就在他们爱得难舍难分的时候,父亲因病去世,母亲也在悲痛中离开他。痛苦的他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,甚至于想与父母而去。当她流着泪站在他面前时,他那颗死去的心在渐渐苏醒,她深情的让他感到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在关心他、深爱他,他对她应该有一个交代,一种责任,一个为她许下的诺言:给她一生幸福,爱她到天荒地老,此情永不渝!可是他看到家里除了书就是书,存款只有3000元钱,这破落的家又怎能给她幸福呢!他在痛苦、矛盾中徘徊、挣扎,最后他选择出去闯一个能给她幸福的路。那一年他才十八岁。
  离别的那一夜,天空下着凄凉的细雨,他带着几件衣服和为他们爱的故事写下的手稿,与她一起来到破旧不堪的火车站。
  当他随着陌生的人群移动时,他那颗伤痛的心和那份难舍难分的感情使他不能不回头。看见她的双眼充满了泪水和痛苦,在那一刹那间,他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感情,快步跑到她面前,紧紧地
  将她搂在怀里。此时他才明白他的生命是生存在她的爱中。
  他来到了那座陌生的城市,孤独的他找不到一个知音。为了生存,他什么工作都干过,什么苦都吃过。有雄心壮志的他不想白白浪费自己的生命,每天工作回来后修改他带来的手稿《爱的季节》,时而写一些诗。
  他修改完后,满怀希望地来到了出版社,主编看了看说小说太通俗了不能采用。他并没有失望,又到另一家出版社,可是主编连看都没看,就给他一个心碎的答复-不用。他痛苦的想哭,甚至差一点将小说撕毁,最终他没有撕,因为那是他的心血和生命。
  就在他伤心绝望时,碰见小学一位女同学,她在电台当记者。她得知他的事情后,努力地帮他联系,最后被他现在工作的出版社采用了。续而又发表了他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写下的诗集。
  今天他又要从这块伤心的故土离开,这一次离开,也许是永久的离开,他痛苦地合上双眼。
  很久很久,他无力地睁开眼睛时,顿时呆住了,因为对面坐着一个让他一生也无法忘记的人――萧珊珊。
  萧珊珊今天没有化妆,也没有打扮,她想给他一个过去的她。
  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陈征努力地平静自己,勉强地笑了笑。
  “刚刚来。”心愧的她不敢面对他那双痛苦而又深情的眼睛,低着头,泪不知不觉地充满了双眼。
  “我没有看见,真得没有看见!”他的心在哭。
  “我知道。”她的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。
  随后一阵沉默。
  看到她痛苦的容颜,他的心在疼,深情地说:“别哭了,这样会哭坏身体的。”
  他的关怀,使她冷却的心有些暖意,她轻轻地擦干眼泪:“你……还能原谅我吗?”
  陈征没有回答,因为他不明白他们的爱错在哪里。
  他暗淡的眼睛使她的心落入深谷,她伤心地说:“是我背叛了你,抛弃了你,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的,我,欠你太多太多了。”她又说:“其实我真地不愿意去错!”
  “你并不欠我,而是我欠你太多的东西。如果当初我不拖累你,也许你会考上大学,有一个……。”失落的心让他有些茫然,痛苦的回忆让他无法说下去。
  “征,你……不要这样说。你知道吗!我情愿在你面前死去,也不愿忍受这种痛苦折磨。”她感到自己已经死了,是灵魂在和他说话。
  “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你,从来没有过。”他脸上显得十分痛苦:“我只想知道我们的爱错在哪里?你为什么嫁给一个可以做你父亲的人呢?”
  “我知道你会问我,有时我也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贱!可是你知道吗!你一个人带着你的梦想和悲伤而去,留下孤独伤心的我。我每天都在痛苦和思念中渡过。家里人劝我、骂我,我还是挺住了,因为我对你的爱是真诚的,是快乐的,是幸福的。”她的泪又落下来,说:“我每天都在想你,看着你的照片,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。我明白我的爱,我的生命已经溶化在你的世界里,你是我一生中唯一的希望和幸福。当你告诉我你的小说发表,你的成功是那个女孩帮助的结果。你滔滔不绝地赞赏她,我的心疼得让我哭了,似乎感到我和你的距离越来越远。也许她真地是你可以依靠的人,你的心脆弱的只有你的感情。”
  萧珊珊擦了擦泪又说:“我整整哭了一个月,最后下定决心不再给你写信。我每天努力地去工作、学习,心里的痛苦减轻了许多。后来遇见他,他给了我一生想要得到的东西-名和利。但你在我心里刻留下你的爱让我一生无法忘记。”
  萧珊珊说完趴在桌上哭了起来,周围的人在看着他们,议论他们,因为她是公众人物,他们的偶像。
  陈征的心在流血,他痛苦地合上双眼:“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?”他猛地睁开眼睛说:“也许真的是我的错,是我伤害了你。但是我的爱永远也不会变质,你是我唯一的爱人。以前是,以后也是,至到我死去,因为我的灵魂已出卖给了你。”
  萧珊珊一下抓住他的手,泪雨梨花地说:“征,不是你的错,是我出卖了你的感情和我的灵魂,是我让你有一个不归的家。”
  陈征终于明白他们的爱错在哪里,相爱的人却不能相信爱的诺言,当一切无法挽回时,相爱的人才能读懂爱的真谛。
  陈征痛苦地合上双眼,心里在告诉自己:一切都过去了,不要再为难她了,既然爱人有一个幸福的生活,此生也就满足了。
  陈征努力地平静自己,勉强地笑着说:“珊珊,别这样,你看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们,明天你又要上新闻了。”他想让她感到轻松一些。
  “征,我不管别人怎样,我只在乎你,你带我走吧!无论天涯海角我愿与你同行。”她知道她的生命只有跟他在起才有快乐、幸福和精彩。
  陈征的心在波澜四起,想将她拥在怀里,牵手与她同行。他紧紧地抓住她的手,轻轻地擦去她脸上的泪,脉脉含情地看着她。
  萧珊珊笑了,笑得美丽如初。她终于得到他的谅解,似乎已挽回失去的爱。
  无声胜有声,沉默的爱让他们的心情荡漾。
  许久,一阵阵击打的音乐响起,男歌手沙哑的声音让陈征身体感到冷,心情似乎又回到刚才的感觉。为什么?难道又是哪里错了?他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。于是,他努力在她的脸上找到回忆的影子,可是……。他终于明白,他的爱是纯洁无暇。当爱被污染时,已无法再找回最初的感觉。萧珊珊还沉醉在爱的幸福中。
  能给她幸福吗?这次爱的伤痕会在以后的现实生活中愈合吗?拥有美丽、智慧、金钱、名气的她会跟他渡过以后的人生吗?他的心在渐渐变冷,因为他们的爱无法再永恒。
  陈征的手从她的手上拿开,沉痛地点了支烟。
  幸福的萧珊珊从他的举动中清醒过来,看到他此时的表情她终于明白,爱已成往事。她突然间感到很累,累得想长眠不醒。
  “你终归要一个人走?”萧珊珊笑了,笑得很苦,也很伤感。
  沉默中的陈征无法回答她。
  “我终于明白了,你的心只能容下你自己的感情。你幸福的天堂乐园里拥有的是一个美丽、纯真无暇的人。”萧珊珊平静地说。
  “也许我的心很小,小得只能容下一个人的感情。”陈征看着她说:“因为我是用一生来爱一个人。”萧珊珊知道,她再没有权力和他谈论爱情,没有权力要求太多的东西,是她背叛了爱的誓言。只有美丽的回忆可以让她在以后的生命里慢慢地品味着甘甜。
  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萧珊珊心平如水。
  “凌晨一点的火车。”
  “我送你好吗?”
  “不用了。”
  陈征怕再一次离别的情景会让他彻底倒下。
  萧珊珊沉默一会,笑着说:“我给你唱首歌好吗?”
  陈征点点头。
  萧珊珊点了一首自己为他而写的歌,一首七年前离别的故事。
  当她站在舞台上时,四周的掌声欢快地响起,她明白她的爱
  只有在舞台上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。
  “我今天把这首歌献给我一生最爱的男人,因为这首歌也是为他而写的。”萧珊珊的双眼渐渐湿润:“我们相爱了十年,却在不轻易之间被我遗失。在今天我终于明白我失去的不仅仅是他的人,失去是他的感情和我的灵魂。他的爱永远是那么美丽,那么纯真。”
  萧珊珊眼里的泪终于落下来,她看着他说:“陈征,今生我爱你,来世我还会依然爱你,因为你的爱让我一生无法忘记。”
  陈征的心在澎湃。
  音乐在渐渐响起。
  “你说你要走,去寻找那片属于我们的天堂乐园,我说我会哭。在那一夜,你终于在我的哭声中远行,让爱和悲伤留给孤独的我。
  我天天盼,天天想,让思念化成一条甜甜的河水,轻轻地,慢慢地在你我之间流淌。
  亲爱的,我们明天是否会继续?爱能永恒吗?我的心在为你歌唱,我的爱为你等候,一生永不悔……。”
  她的歌让他的心在破碎、在流血。他会在她的歌声中消失。他勉强地站起来,背起行囊,跄踉地向外走去。
  他真的要走了!是带着他苍凉的爱去远行。萧珊珊的心碎成一片片。
  “让我的歌声伴你远行,一路平安。”萧珊珊泪如雨下。
  陈征没有回头,因为他已不再坚强。
  雨下的很大,大得想把他留住。陈征向模糊的远方望去,这条路远的让人害怕。
  他慢慢地向雨中走去,渐渐地消失在风雨中。
  为了爱
  我付出一生的追求
  背起行囊去远方寻找
  幸福的玫瑰园
 
  流浪的生活
  让我感到疲惫
  真想停下脚步
  爱人的眼泪
  给了我一种永生的力量
 
  亲爱的
  我会努力感动上帝
  赏赐给我们一片纯净的天堂乐园
  我和你
  翩翩起舞高歌欢唱
 
  二00一年七月修改于沈阳
  (补充后记)
 
  这部小说是在一九九零年写的,当初我还没有这种爱的痛苦,因为我的爱是在美丽的梦幻中。初稿写的平平淡淡。有一天我终于经历这种爱的痛苦,失落的我在几年里一直为我的爱悲伤,为自己的诺言没有付出而憎恨自己。
  当有一个女孩给了我一种新的感觉时,我才发现我的爱没有在诺言中死去。她的爱、她的感情、她的誓言让我感动,我轻易地答应她给我的一个梦,在我清醒后才明白这种爱会在美丽中夭折。
  当那一天到来,我才感到我错了,错得让我无法悲伤。当初我对我相爱的人没有遵守为她许下的诺言而痛恨自己。可这一次,我为我的诺言付出太沉重的代价。怕她来到我家承受不了压力,于是我在相爱的日子里办好去她那里的一切手续。(瞒着我的家和单位的人)几天的沉默,让我感到我们之间的爱出现了问题。她告诉我她被一个男同学追的好幸福,问我该怎么办?我的心好痛!但为了不给她以后的爱有一个遗憾,我告诉她去看看他的爱,是否能给她一生的幸福。她哭了,说我的心里没有她。我心痛而又生气地告诉她为了她我瞒着所有的人调到她的城市。她有些惊讶!她没有想到我会为了诺言付出让我一生无法悲伤的代价。她沉默地让我无法忍受。
  在这炎炎的夏日,我的爱和灵魂……。
  够了,够了,我亲爱的!心要求平静;
  一天跟着一天飞逝,而每一点钟
  带走了一滴生命,我们两人盘算的
  是生活,可是看哪-一转眼,命已归西。
  世上没有幸福,但却有意志和宁静。
  多么久了,我梦寐思求着这种宿命;
  唉,多么久了,我一个疲倦的奴隶,
  一直想逃往工作与纯洁喜悦的幽居。
 
  普希金的感情让我流泪。
 
  二00一年写于沈阳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