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儿的那些往事

沉浸往事是不让心灵的天平倾斜 寻觅过去是为了拾回尘封的梦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让情感上网》知音

2006-09-28 13:58:31|  分类: 《让情感上网》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知音作品目录

青春的片段》 161

     (注:网络版与书的页码相同)

     上一页        下一页 

 

让情感上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  rangqingganshangwang 

 

【作者简介】知音:女,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

  

 

 

青春的片段

 

知 音

 

 

高中的生活是比较枯燥的,学习、考试、再学习。因为上的是重点高中,在县城里住校,同学来自省内的各个乡,要想回家都要做长途汽车。我家离县城55公里,中途还有一个乡,江就是从那里考来的。

江是一个瘦高个儿、言语少却很幽默的男孩,给人的感觉十分清淡,不温不火,还很聪明。因为回家要坐同一趟车,虽然没真的一起坐过,也不怎么说话,但是也觉得他比别人亲近些。

三年紧张的高中生活就要结束了,要毕业了,我突然发现我迷上了江。原来我一直不知道,因为每天我都能看见他,早自习、晚自习,我和他的坐位离得很近,他在我身边的时候,没有觉得什么,可是就要各奔东西的时候,我的心里却充满了惆怅。

填报志愿的时候我很难过,甚至有些绝望。我不知道江报的

161

 

让情感上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  rangqingganshangwang 

是哪个学校,我也不能去问他,更不能问同学老师。我按自己的意愿和考试情况报了志愿,班主任告诉我江也报了那个学校。一线希望在我心底升起,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,因为那时候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。尽管如此,毕竟报了同一所大学,还是心里有些安慰。

和大家照了毕业相,互相留了地址就回家等消息了。真的没有一点办法,那段日子我一直想给他写封信,说说过去说说未来,可是提起的笔始终没有落下来。

 

 

录取通知书来的时候是别人转告我的。那天早上父亲从外面匆匆回来,手上拿着一个纸条,是班主任的笔迹:“你已经考上了XX学校,速来我家取录取通知书。”

“我考上了。”我怀着说不出什么滋味的心情,就直接坐上了去县城的汽车。

坐在车上我忐忑不安,没有奋斗过后终于达到目标的那种喜悦,慢脑子都是:“他被录取了吗?”。是啊,如果他也被录取了,那么他今天是不是也会来呀?车快要到他家所在地了,他会不会在这儿上车?我紧张地望着窗外。

没有,他没有来。

老师见到我后很高兴,夸我考得不错。说我们班有三个人考上了这所大学。我的心一蹦:“三个?”“是啊,有你、民,还有江。江比你们分高一些,上的是电子系,你和民上的是机械系。都不错啊!”

老师下面的话我也没听清,不知道江的通知书取了没有,我

162

 

让情感上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  rangqingganshangwang 

要不要在这里等等?这时候进来一个黑黑的中年人,不象是种地的,好象是个乡干部。老师认识他,是江的父亲。

“江不在家,我来替他拿通知书来啦。”他们寒喧着,说着话。我失望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赶紧告辞出来。

回到家后,家里热闹开了,给我做新衣服、新被褥什么的。我只想给江写封信,问问他哪天去报道,要不要一起走。我知道这是很勉强的,不可能的,还是算了吧。就这样一直没有音讯。

直到开学后一个星期了,我才在校园见到江。一个假期过去了,他好象更瘦了。其实一入学我就想去找他,就是没有理由。那天晚饭后,我和同寝室的同学在操场上散步,一抬头,看见他走过来了,和他的新同学一起。我要过去和他打招呼吗?越来越近了,我鼓起勇气看着他,心咚咚跳。

他走过去了,越走越远了,他没看见我。眼泪在我眼睛里打转,不能怪他,满操场都是新来的同学,他怎么能看清呢。可是我怎么一眼就看见了他呢?我相信他不是故意不理我,是真的没看见我。

 

 

不久江终于来看我了,和民一起来的,来看看我住的情况,问了问班级及同学的基本状况,象领导视察一样,局促而又紧张地坐了一会儿,就走了。来得很突然,我也没有思想准备,看着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觉得还没有进入状态,他就走了。走时说:“我就住在这个楼的四层,有事儿找我啊。”原来江和我住在同一栋宿舍楼里。由于工科院校女生少,一栋楼的最上两层住女生,以下四层住男生,江就住在我楼下。

163

 

让情感上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  rangqingganshangwang 

新的环境熟悉了之后,大家开始走动了。考入同一城市其他院校的高中同学都开始互相拜访。我几乎每个星期天都有活动,不是有人来看我们,就是出去看别人。当然,所有的活动都是跟着江一起去的。在我的感觉里,民就象不存在一样,我的眼里只有江,一切行动听他的指挥。

眨眼间寒假到了,这是第一个假期。由于回家的学生多,火车站特意加了一趟车。江哪天走呢?我没有机会问。我随同其他同学一起上了火车后,在车厢内巡视。哦,那不是他吗?他也上了这趟车!我摆手示意,他会意地笑了笑。

车很快到了我们县城,下车后一看,只有我们两个下车。因为这趟学生专列根本就不外卖票,我们短途的同学也没票,也就是说:我们两个都没有票。光天化日之下,几个车站的警务向我们走来,把我们领进了车站值班室。

我不知道说啥好,只看着江,等着他把我带出去,再晚了就赶不上回乡下的汽车了。也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了,反正最后是出来了。出来后我哭了,他笑笑说:“哭啥,没事,走吧。”他没有拉我的手也没有拍拍我的肩,什么都没有。我想如果我长的成熟些、漂亮些,那天他会不会摸摸我的头发帮我擦擦眼泪?

 

 

几乎每天吃完晚饭回宿舍的时候,都能看见江。走在楼梯上,能听见他说话的声音,见面就一笑,什么也不说。

突然有一天江找到我,说我们班考去北大的女生丽回来了,来看我们。“在哪儿?”我跟着他急急下楼,在他的宿舍里见到了分别快一年了的丽,我惊异地发现还有丽的父亲。丽长的很漂

164

 

让情感上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  rangqingganshangwang 

亮,那时候就已经显出几分成熟女人的姿色了。

老同学见面十分的融洽,一起出去玩、吃吃喝喝。因为有江,我很快乐,也很热情,唯独没有想一想,丽为什么首先出现在江那里。我没有那么想,是因为我觉得江那样的男孩是不可能喜欢丽的,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。

丽走的那天,恋恋不舍地和江告别,我傻乎乎地跟在身边,说实话真不是故意的。我看见丽居然紧紧地扯着江的衣襟,脸都快帖到江的胸口了。我惊呆了,转身跑出了车站。我想,那天江肯定吻了丽,至少是抱了她一下吧。

后来的事实证明,他们并没有发展到恋爱关系。江主动和我谈了这件事,说丽人不错,但是不适合他。“那么谁适合你?”我在心里问,没有答案,没有。

春又来看我们了。春是我们班考入这个城市另一所有名大学的同学,人很精干,和江关系不错,差不多每个星期天都来我们这里玩。所谓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几乎所有的同学包括我宿舍的姐妹们,都认为春是冲着我来的,唯独我不承认、不知道、没感觉,直到有一天,我收到了春的情书。

没有什么好考虑的,我的心里只有江。但是我不能说,我只能说我还小,现在学习重要,不想考虑谈恋爱。天知道这样的理由是不是更起反作用,春来得更勤了。每次都由江陪着来找我玩,烦死了,但是可以借机和江在一起。

江又来找我了,这次我们谈了很多。他说:“春是真的喜欢你,高中时候我们就看出来了。我看你们还比较合适,不如处处看。”“我不想谈恋爱,我……”我只能这么敷衍着。他思索了一下说:“假如你喜欢一个人,而另一个人喜欢你,我觉得还是选择喜欢你的人会得到幸福。”

我惊鄂地看着他,难道他知道我的心情?他避开了我的眼

165

 

让情感上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  rangqingganshangwang 

神,但是并没有马上走,又说了一会儿话,他站起来告辞,我感觉此时要是有个拥抱或者轻吻会很自然的,可能他也感觉到了,逃跑了。

 

 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同学之间的互相拜访渐渐的少了,学习任务也越来越繁重了,和江也就自然疏离了起来。在外校的、外地的同学偶尔还能通通信,互相了解一下情况。而近在咫尺的江,我却觉得远在天涯海角,既不能给他写信,又不能经常见面,无从了解他的状况及内心世界。

春还是照样来找我,而江却常常以有事忙为借口避开。和春是不是在谈恋爱我也说不清,我心里有的是江,目光追随的是江。尽管他不在我的视线之内。所幸的是每到国庆、新年等大的节日,我们在同一城市的高中同学都聚会,往往会玩上一个通宵。每到这个时候,江和我总是充当东道主的身份,十分默契宛如是个温馨和谐的家庭。那是我最快乐的日子,很少、很短、很快乐!

江一直没有恋爱,直到毕业,我也没有。和春的交往无疾而终之后,我就在心里独守着江,就象一个守节的小妇人,没有一个人能走近我的心。大学的同学们都认为我的对象是春,高中的同学都觉得我的对象是江,只有我自己心里最清楚,谁都不是。我不但没有失落感,反而心里满满的,觉得江就是我的。

梦终于有醒的时候,毕业的日子又来了,无情地来了。我去哪儿?他能去哪儿?那时候大学毕业还必须服从分配,况且即使可以不服从分配又能怎么样呢?他从没问过我想去那里呀。有

166

 

让情感上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  rangqingganshangwang 

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要彻底分开了,象考入同一所大学这样的幸运事不会再有了。

有一天我在操场上碰见江,我问他分去哪儿了?他说:“去N市,我哥哥姐姐都在那,单位也定了,是NXX局。”我无言,这是他的选择,和我无关。“你呢?”他关切地问。“我啊,留在本市,进了工厂。”“哦,好。”后来也不知道都说了些啥,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
 

后记

五年以后,我正在办公室忙着,突然有个电话是找我的。我一听,是江!他故作轻松地让我猜猜他是谁。也许电话里说话比面对面更自然吧,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。他是出差路过这里,通过别的同学知道我的电话的。他说他工作还不错,就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,一直在那事业单位呆着,我心里觉得怪可惜的,其实他要是搞技术会是一把好手。

我告诉他我已经结婚了,儿子都两岁了。他说:“好啊,祝贺你!”“你呢?结婚了吗?”“也有了女儿。”我问他和丽还有联系吗?他说:“没有,一直没有,倒是你一直让我放心不下。现在好了,我也放心了。”“嗯,你就放心吧。”奇怪的是我们谁也没有说要见面,可能要说的在电话里都说完了吧。

十年以后,那天中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他是在搜狐校友录上看见我的。知道我来了北京,表示祝贺,并说佩服我的勇气。我说你过得好吗?他说:“凑和过吧,她是本地有钱人家的女儿,和我们不一样。”这次我真的无言了。

再也没有他的消息,我相信他肯定来过北京,但是没有找过

167

 

让情感上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  rangqingganshangwang 

我。从毕业到现在一面都没有见到过。我手机上留有他的号码,但是我没打过。在我心里,他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:瘦瘦的、高高的,一脸的淡然,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童子一样。

说实话,到现在我也说不出,我当初迷恋他什么?可是现在我每次回老家,汽车一到他家乡那站我就紧张,怕他在那上车,又希望能那样不期而遇。但是,不幸的是,一次都没有碰上过。

在所有的同学朋友中,出现在我梦里最多的是他。江,还有我的没有开始的初恋,永远在我心里。

 

200355

168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一页 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