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儿的那些往事

沉浸往事是不让心灵的天平倾斜 寻觅过去是为了拾回尘封的梦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让情感上网》新月如眉

2006-09-28 13:50:44|  分类: 《让情感上网》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让情感上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  rangqingganshangwang 

 

【作者简介】新月如眉:女,月影西垂,秋风寒重。曲已终,人散尽,一钩新月天如水。 

 

 

邂逅语音

 

新月如眉

 

 

网络真的像可卡因,在我决定彻底脱离它的时候,我竟遇上了他。

或许一开始就是个错,或许那天我不该这么犹豫不决地游离在网络之间,或许在那个时候鼠标不应该换成新的,坏了就让它坏了,不能点击就进不了所有的网页。

当我在语音里唱了一首歌想离开的时候,他叫住了我,“不要走,留下来,这里的朋友需要你。”

我无语,他问我为什么不说话?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?在现实生活中我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,何况现在对着一大群陌生的不知是男是女的人,我看着屏幕飞快地滚动着,看着他拼命地给我发话,“留下来,我想听你的歌。”

我从来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别人突如其来的问题,我犹豫了片刻,说:“我现在有事要走,改天吧,一定来。”打完我就点了关闭,下线。

忙完一切的事后,我又闲得有点无聊,终于,我忍不住地打开了电脑,拨号上网,以往我一上来都是先看新闻看文章看笑话,我用了个让我自己都觉得繁赘的网名进入了聊天室,“盐在欺骗的咖啡里舞蹈”,我进去后很久没有出声,静静地呆着,听着他说话,看着他为别的网友护麦,当管理把麦递到我手中时,无奈之下我唱了首歌。

“为什么改名字?我听得出你的声音。”我看到他给我打的悄悄话。

再看屏幕时,在我的名字上方多了一个“盐在欺骗的咖啡里沉思”,他说“是我。”

我问他为什么取跟我一样的名?他说:“想跟你站在一起。”

我问:“你知道我这个名的含义吗?”

他说:“不知道,怎么你的名还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?”

“当然,我取的名都有其意义,不然我不会取。”

“能不能说给我听听,以后人家问我的时候我也可以告诉他,要不我答不上来怎么办?”

“那是你的事,跟我无关。”我说。

他沉默了会,然后说:“我在想你为什么会在咖啡里跳舞,你是怎么跳的?所以我用了沉思,告诉我好吗?”

我从不在聊天室跟陌生的人说话,尤其是男人,于是我又去换了名,“穿过我的黑发你的手”这是一首罗大佑的早年老歌,一直很喜欢,只是我把歌名的你我倒置过来,“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,穿过你的心情我的眼,如此这般的深情若飘逝转眼成云烟,搞不懂为什么沧海会变成桑田……”

想着这首歌词,再看屏幕,我晕!他竟然换了个“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”这名,还在聊天室唱了起来,我没想他会唱这歌,“我知道你很郁忧,你不快乐,告诉我为什么?”

我吃惊地看着他打出的字,我不快乐吗?

“虽然你从不说话,但我能从你的歌声中听出悲伤,从你发的简短的字中读懂你的郁忧,每一个字都能触动我内心深处,你不快乐,每一个静静呆在网上的人都是不快乐的。”天哪,他竟然能看出,我不禁对这个男人有了好奇,当他问我要QQ时,我毫不犹豫地给了他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我没有离开网络,只要我一打开QQ,他都会发消息过来问我在哪?说想听我唱歌,而我也都会答应他的要求。然后我们一起穿着同样的马甲,一起到别的房间唱歌,直到有一天,我因有事出去很晚了才上线,他就问我哪去了?说我不在好像他缺少了点什么,觉得很无聊,我呵呵过去,他说是真的。我知道他想要说什么,于是我说我唱歌给你听,“牵着我无助的双手的你的手,照亮我灰暗的双眼的你的眼,如果我们生存的冰冷的世界依然难改变,至少我还拥有你化解冰雪的容颜。”

 

 

一切都很自然,从他的口中我得知他在外地工作,由于工作的关系上网的时间较多,喜欢玩,喜欢帮助别人,这是他的最大的优点也是他最大的缺点。

渐渐地,我告诉了他我的过去,听完,他说:“我以为这些事只有在电视里才会出现,想不到你的经历比戏剧还要戏剧性,太令人震惊了!”

我说:“我是个不切实际的人,以为这样做会让自己开心点,在每一次受到伤害后,总想以下一次来填补上一次的伤,可是伤口没愈合,反而裂得更开,血流不止。于是我逃避现实,选择了虚拟的网络,放纵我的情感……”

“不要这样说自己,也不要这样对自己,有些事过去就让它过去。”没等我把话说完,他就打断了我,“你并没有错,错的是你遇上了不该遇到的人,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事,答应我,不要再去想以前的事,忘掉它!”

当时的我已泪流满面,如果不是在键盘上打字,我是无法将话继续说下去,“我很傻,傻得有点笨。”

“你今天已经第三次这样说自己了,你这样说自己我很难过,你不傻,只是你不防人,太善良了。”

从小我就这样,宁愿自己受到伤害也不让身边的亲人受伤,我可以同家人分享快乐,但我决不会把悲伤留给他们,所以,一直以来,父母都不知道我曾发生过什么事,在他们的眼里,我是个快乐的人。

“把眼泪擦干,不要哭了,”他已感觉到我在哭,“从现在开始,把痛苦都忘掉,我会让你的伤在我这停止。”

许久,他说:“我不能亲手折,唱首《千纸鹤》送给你。”

那一晚,我只是在拼命地流泪……

 

 

在朝夕相处的相对之中,彼此都有了份默契。

每一个夜里,我们几乎都是同一时间上线,然后又在同一时间下线。

从不写日记的我,开始写起了日记,记载了他所有的一切。

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我竟晕倒在浴室,醒来时只觉得全身好痛,没有丝毫的力气。曾经几次晕倒在浴室里,我不知道今天又晕过去?每次晕倒时的一刹那,我都想自己不要再醒来!可以一直这样的晕死过去。那种晕睡的感觉真的很好,可以忘掉一切不想记起的事。心里积压的事情太多,头胀得很痛。

那天,我没有上网,一个人想了好多,自上次受到伤害后快一年了,断绝了所有朋友的来往,就像一个蚕,静静地回到自己的茧内。朋友们都说着他们的明天是怎样怎样,是灿烂的,是辉煌的,可是我呢?

我是个没有明天的人,我从不想着自己以后会怎样?那根本不是我可能想像得到的,昨天的事发生了已不可能挽回,是一种回忆,无法忘记。

第二天上来的时候,一打开QQ,消息接连不断,全都是他的,看完所有的留言,我已泣不成声,那一句句问候,虽是简单,但温馨长在。我上线迫不及待地给他发了消息,他回话叫我立刻进语音。我告诉了他昨天的事,整个下午我都在听着他唠唠不休地说话。

“我想唱歌。”我说。

“不许唱!你身体不舒服,不要唱了。”我傻傻地看着屏幕,然后说,“我只唱一首,轻轻地,好吗?”他没有说话,关了麦。

此时,我的心情根本无法用词来形容。

 

 

就像歌里唱的,我已心不设防。

我们的故事这样延缓着,彼此说说心里话,互相谈谈对生活的见解,对人生的感悟,他说我太悲观了,什么事都放在心里,总是为别人着想,从不想想自己今后的路,太委曲自己了。那天我都没有唱歌,只是一个劲地在键盘上敲字。

我惊奇地发现,现实中的我从没有跟任何一个朋友如此说过那么多的话,就算是很要好的姐妹,我也没有说过。自己跟他只不过是在网上相遇,竟像认识了好久好久,我们无话不说,无事不谈。

每进一个聊天室,或是他先进或是我先进,只要眼睛停留在屏幕上一分钟,就能看到哪个打字的是谁,然后互相问:“来了。”

“来了!”这是我们间的默契,然后我们又出去换上漂亮的马甲,一上一下的,互不分开。

谁都没有刻意去做什么,在不知不觉中,都陷入进去。

那天临下线时他告诉我,他要回家去一趟,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上来,当时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“我知道跟你说要回家你会哭,我本不想跟你说的,但又怕你见不到我更伤心。”

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他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大概一个月左右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你不要这样子啊,你这样我走得不安心,我会尽快回来的,我不在的时候自己要开心,注意身体,早点睡觉。”

我突然地跟他说:“我现在想唱歌。”

片刻,他说:“好的,但不许唱悲伤的歌。”

结果,我还是唱了令很多人想哭的歌——《白纱窗的女孩》。

“我依然凝望着那白纱窗,回想着脑海里思念的影像,浮云朵朵但都不属于你和我,深深的情感徒留在我心中荡漾……”

第二天,他走后,我在一个和他常去的语音里整整唱了一下午的歌。

 

 

习惯了有人陪伴的日子,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竟不知道干什么?看不到闪动的头像,有种落寞的感觉。

我翻开以前的聊天记录,看着他跟我说的每一句话,觉得自己有时很任性,总是无缘无故地生气,而每次他都会哄一个小孩子一样的哄我,想方设法地让我开心。

记得有次在一个语音里,当时只有我、他还有另个一个女的在,我在放歌,他跟我在打字,我看着屏幕上那个女的给他打字说要和他说话,然后我就看到他们的小电话黑了,我关掉音乐,退出了房间。

QQ响了,他问:“你干么啊?”

我说:“没干么。”

“那你跑什么啊?”

“不为什么。”

“她要和我黑我没办法啊,大家都是认识的,我进去后说听不到声音就出来了啊,不到半分钟的时间。”

“关我什么事啊。”

“不关你事你别走啊。”

“房间里只有三个人,你们俩个黑了我在那干什么?我自己放歌给自己听啊?”

“你现在哪里?”

“不知道!”

就这样一来一去的他问我答,而我都以“不知道!”这三个字答复他的话,在我跟他认识的过程中,“不知道”是我说得最多的词。

“我也出来了,你在哪我找你。”

我没作声。

“是不是在小屋?”其实每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我都会去那小屋,然后自己一个人放音乐听,有时我们俩也会去那,在一个大的聊天室觉得太闹了的时候,就去小屋清静一会。

我关上门,看到他在门口徘徊,他拼命在QQ发消息叫我开门,我就是不开。然后我就会折回刚才的那个大聊天室,这时人已经多了起来,我跟一位姐姐在聊,好多人叫我唱歌,我说不想唱,然后每进来一位朋友他们都会向我问好,我故意对所有在场的朋友不管是男是女都拥抱一下亲一下,我知道他也在里面,随便他用什么数字符号我都能知道哪个是他。

果然他向我打悄悄:“你怎么谁都亲啊?”

“你是谁?我亲谁关你什么事?”

“不许亲别人!”

“呵,你倒挺霸道的,我爱亲谁就亲谁,你管不着!”

然后是有几位我们都认识的大哥进来亲了一下我,他就同他们说:“不要乱亲,你找事啊!再亲她我就踢你出去!!!”弄得他们一头雾水。

从此后,在这个聊天室里所有的人都不敢亲我,也不敢对我发情话之类的东西,只是在我唱歌的时候送花给我。

“刚才是我错了,我不该答应她黑电话,从此后我不会再在语音里跟人黑了!”

“如果有朋友找我有事我先问你啊,你同意了我再答应双工,好吗?”

“我唱歌给你听啊,唱首《往事》,你也很喜欢唱的,只是我没你唱的好,别生气了,开心点啊!我唱了。”

“如梦如烟的往事,洋溢着欢笑……让我在回忆中寻找往日那带着蝴蝶花的小女孩。”

 

 

我没期望他能回来,或许那晚他是安慰我,一个月后可能回来,也就是说可能不回来,当朋友问起我他时,我说不知道,他没有跟你联系吗?是的,没有。

在我又梦到了以前不开心的事时,突然地想起了他,那晚,我又失眠了。

我不得不告诫自己,不能再陷入下去,过去的伤还没有完好,不要再让自己再次受伤。回想着跟他认识以来的几个月,回想着他临走前对我说的话,我说我要离开网络,他说:“不要!”

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我留下我就留了下来。

“我不会离开你,只要你不离开,我就永远陪着你。”他告诉我他的电话号码,同时也问我要了电话。

时间一天天地过去,我照样是上网,只是比以前更沉默,也不去别的语音,朋友有时问我为什么不去?我说我不想去不想说话,更不想把自己坏的心情带给大家,让他们受我的歌声感染,情绪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我就这样坐着,看着显示屏发呆,盯着他的头像,希望突然变成彩色的,跳动起来。

一个星期天的午后,我的手机响了,是个陌生的号码,我知道这是他的,我记得他那的区号,在接与不接的矛盾中,手机不断地响着,我按了通话键,把手机放到耳边,“喂,是新月吗?”

第一次接听他的电话,虽然以前常在语音里听他说话,但在电话里声音似乎不太一样,或许电话里更真实些。我定了定神,说:“是。”

“怎么了?听不出我是谁了吗?”

“听得出,但跟语音里不太一样。”

“哦,是吗?我回来了,刚刚到,你现在哪里啊?”我拿着电话没作声,突然地接到电话我已经不知所措,现在我更不知道如何说好?

“我、我……”

“你我什么啊?我现在先整理一下东西,回头我找你,晚上我就可以陪你了,这些天你过得好吗?我不在的时候你开心吗?都在哪里玩?你晚上都得告诉我,就这样了,开心啊,你先挂电话吧,拜拜。”我按了红色小电话。

老实说接到他的电话我很意外,我没想到他真的会打过来,在这之前我假设着自己要是接到他的电话我会说个不停,因为在语音里我只唱歌从不说话,那里的人太多,几乎都是不认识的,和他通电话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,我可以想到什么说什么。可是当我真正听到他的声音时,我竟说不出话来。

晚上我上线,一开QQ就收到他的消息,问我在哪?说要听我唱歌,好久没听到我唱了。“不要唱那些悲伤的歌,唱些欢快的。”

“可是我唱的大都是伤感的歌,我以前可以唱欢快的,现在我没心情唱。”

“给自己快乐不好吗?每次你唱这样的歌时你知道我心里的感受吗?”

“这些歌又不是我一人在唱,别人也不是都在唱吗?只是歌而已,我没事。”

“你骗得了别人可你骗不了我,你是用心在唱,我能听得出来,所以你唱的歌特别好听。”

我无语……我是在唱歌时融入自己的感情进去,使歌有种感染力,而唱歌也随心情而定,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要我唱一首特别欢快的歌,那唱出来的歌会是怎么样的呢?

“我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快乐的新月,听到你开心的笑声,如果因为我而使你这么不快乐,我会感到内疚,答应我,快乐起来好吗?”每次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我都会不自主的流泪,那天也不例外。

快乐无罪,怎会有罪,我怎能拒绝……

 

 

一次次的聊天,加深了我们的感情,一个个的电话缩短了我们间的距离,每唱一首歌,我们的心就痛一次。我们都变得越来越霸道,都容不得对方对别的人好,我QQ里的好友他不喜欢的叫我删我就删,朋友问我要电话,他不让给,替我想法子编个理由说服人家。

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就像所有的恋人一样,在相互的缠绵话语中,更多的是了解到对方的内心世界,那深藏的情感已经令我们迷惘。每一次他回家我们都要面对着电脑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伤心,伤心,还是伤心。

继续着我的歌,延续着我的悲伤,在我的歌声中,他读懂了我的世界。“你这样为我值不值得?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,我又何尝不是呢?可是人总要归于现实,对你我不敢承诺什么,因为我知道承诺了就是对你的另一种伤害,那太残忍了!”我沉默,或许他说得对,因为承诺而有所盼望,因为盼望而有所期待,可是当承诺得不到实现时,我的伤又会是怎样一种局面?我不敢想像。

“我想问你个问题,”

“什么问题?你问吧,只要我能回答出来。”

“可是,如果我问得不对你会生气吗?”

“不会!我没有对你生气的理由。”

“我、我……”

“你有什么话就说呀,不要吞吞吐吐的。”

“可是我真的怕你会生气。”

“不会的,认识你这么久了我有对你生气过吗?”我在屏幕上敲出了没有,事实上他真的没有对我说过重些的话,有时我任性无缘无故地发脾气,他也不会生气,但当有人在聊天室说我什么时,他就会对着他们吼。

记得是元旦的那天晚上,我们在一个房间里,那是个免费的房间,来的都是熟悉的朋友,我对着所有的人发话,“猪你新年快乐!”常上网的都知道,在网上猪跟祝是同音,可是那晚房间里偏偏来了一位新来的朋友,她见到我给她说猪你新年快乐,因为当时没有管理,她网速快,就抢到麦骂我,很难想像一个女的在网上能骂出这么难听的话来。当时他正在写论文,戴着耳麦听到有人骂我,抢到麦就破口大骂,那个女的骂我什么他就回骂她什么,说我是开玩笑你骂什么骂!你不高兴你给我滚出去。然后一脚踢了她出去。

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,从没有见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。我真的怕他听了我说的话会生气,于是我先跟他说:“如果我说得不对,以后你可以不要再理我。”

“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,记住,你永远是我的朋友,永远!”尽管他扔下一句这么的话,我还是有些担心,于是,我小心翼翼地在键盘上敲下了一串字:“你当初认识我,跟我交往,是不是因为我的经历可怜我同情我而跟我在一起的?”可是当我点击发送的时候,我又后悔了,我不敢这么说他。

接着,我在屏幕上看到了一串的“!!!!!!!!!”“如果你说我是因为同情你而跟你在一起的话,那我无话可说。”我的心里瘾瘾作痛,“你太不相信自己了,你怕你看错人,其实你也不要对我那么好,那样不值。”

“不,我心甘情愿,有一首歌叫《值得》,跟著你错跟著你走,是执著是洒脱,留给别人去说。”

屏幕上留下的是一连串的“傻傻傻傻傻……”字。

 

 

所有的故事都有个结局,所有的爱情都有个结果,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里,我们彼此互相照应,没有一个人像他了解我一样的了解我,我的喜只有他知道,我的悲也只有他能懂。

他走时,反反复复地跟我交代了再交代,怕我跌倒没有人来扶;怕我受伤没有人为我上药;怕有人欺侮我而哭;怕我哭没有人借我肩膀;他对我,是真真切切的,一种无法用言语可以表达,只能用心去感受。

我们一起看过《盐在欺骗的咖啡里舞蹈》,体会过故事里的感人肺腑的平淡的真情;我们一起回首《往事》,一起去看望那《白纱窗的女孩》;我们一起折着《千纸鹤》,虽然不能亲手相送却有着永久的祝福;我们一起听过《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》,我们不需要诺言,我们不相信谎言,我们不介意人们的流言,我们不懂甜言蜜语,我们留不住对方的身影牵不住对方的手;我们留不住彼此的背影彼此的眼;我们不怕如此这般的深情若飘逝转眼成云烟;我们搞得懂为什么沧海会变成桑田;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……穿过你的心情的我的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一页 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