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儿的那些往事

沉浸往事是不让心灵的天平倾斜 寻觅过去是为了拾回尘封的梦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让情感上网》梦如何作品1

2006-09-28 13:38:40|  分类: 《让情感上网》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梦如何作品目录

《读《背影》感受父亲》243

《初恋》246

《偷偷的想你》255

     (注:网络版与书的页码相同)

        上一页        下一页

【作者简介】梦如何:女,职业教师,生于冰城却有火一样的热情,喜欢白雪和真诚。 

 

 

读《背影》感受父亲

 

梦如何 

还记得小时侯,学过朱自清先生的一篇散文《背影》。他以朴实无华的文字,用一种浓厚的感情气氛,真挚强烈的感情,描写家庭遭到变故,父亲到车站送别远行的儿子这一极富人情味的动人场景,表现了父亲爱儿子的深厚感情,说明父爱的伟大。

我清楚地记得,那一天上课,我的注意力很混乱,开始是那样地认真仔细,可后来,我的思维又是那样不负责任的溜号。

认真是因为我是学生,是因为这篇文章有很强劲的吸引力,使我不得不认真地去听去学习,而溜号则是因为我联想起了我的父亲,一位有着类似经历的伟大的父亲。

父亲的家境很贫寒,从小在要忍受失去母亲痛苦的同时,还要担当起养家的责任。他的一生经历了很多坎坷,幸与不幸就像他脸上的皱纹,数也数不清。

在我成长过程中,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我的父亲。父亲是家里的老大,在他还上小学的时候祖母就去世了。面临家里的处境,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,父亲不得不退学回家做事。

父亲是个很要强的人,虽然他没有读完小学,可是最后他却在自己的努力拼搏下,为自己闯出一翻天地。父亲从打杂开始到当工人做干部,每一步都付出了自己的艰辛和努力。在他走过的足迹里,我看到了什么是坚强,什么是进取。

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就是个认真而又倔强的人,对工作和孩子都很尽心,有时细心得像个女人,可那暴躁的脾气和雷厉风行的性格又掩饰不住男人的气魄。

小时候我们病了,父亲的照顾总比母亲更加细心,记得我在师专上学的时候,父亲每个星期都要不辞辛劳地看我一次,带上我最喜欢吃的食物和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,问寒问暖给我无微不至的关爱。然而慈祥的背后隐藏的是他的威严,对手下和子女他从来没有因为仁慈而放弃严格,因为关爱而放纵我们。

还记得父亲常说这样一些话:“人活着就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面对子女和手下要对他们负责,面对朋友和同事要对他们义气认真。子女和手下他们是奔你来的,他们依附与你,所以你必须要对他们负责,而朋友和同事是与你有缘的,你要珍惜这份情缘,相识很难,相处更难,但是如果你用心去和他们相处一切就都不难。”

父亲是一个好父亲,更是一位好领导,为了我们和他的手下他愿意付出一切。我想,也许就是因为父亲有这样的精神和原则,所以他才能够一帆风顺地走到今天的辉煌。

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那么的高大,神气,虽然我们都已经长大,可我却从没有想过父亲会老。直到那天我在窗前见到父亲的背影时,我才发觉父亲老了。

那天晚饭后,母亲打来电话要找婆婆和他们一起去看东北地方戏“二人转”,说好一会儿在我家楼下等婆婆,放下电话我便站在窗前等待父亲和母亲的到来。

透过窗子我欣赏着夜色和街景,街道上行人很少,三三两两的很冷清,这样的街给原本不冷的冬季增添了一些凉的感觉。

无意的我跷起脚向母亲来的方向望去,很想早些让母亲走进我的视线,焦急的期盼中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我的眼帘,冷眼望去我简直不敢相信,那位骑着单车的竟然是我的父亲。定了定神仔细看了看,心里不觉地生起一丝悲痛,我发现在父亲弯曲的背上布满了岁月的足迹和沧桑。

在我家的窗下父亲把车子停稳,下来向我的方向走过来,他的脚步虽然还是很矫健,却少了当年的风采。打开窗子我和父亲说:“今天怎么想起来骑单车了?现在天这么冷,以后就别再骑了。”

父亲开始只是笑着,没有说话,后来他向后指指说:“这是你妈妈骑的,她在扭秧歌,我们说好了一会一起去看‘二人转’,可她扭起来没完了,我看她不注意就骑过来了,呵呵……”

看着父亲还是那么的开朗,瞧着他开心的样子我心里的痛少了,那种杞人忧天的失落也没有了。

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看去,母亲正急步走来。看她的步伐谁敢相信她是一个养育六个儿女的母亲呢!岁月虽然无情的催老了她的容颜,然而年轻的心开朗的性格却使她风采依旧。

还没有来得及和母亲说句话,父亲就喊到:“叫你婆婆下来,快把窗户关上吧,现在天冷你身体又不好,别着凉了。”

听着父亲的嘱咐我很感觉很幸福,高兴地回应着说:“婆婆已经下去了,我没事的。”

看着父亲只穿了一件羊绒的甲克,感觉很单薄,朝着父亲就喊:“爸,你穿的那么少能行吗?我拿件衣服给你吧……”

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婆婆已经和母亲相继走了去,父亲见她们都来了扬扬手说:“没事的,不冷,你老爸抗冻,快关上窗户吧,呵呵……”说完推起单车跨上朝剧场骑去。

婆婆和母亲跟在后面走,她们边走边聊,我知道她们很开心很幸福。

看着他们的背影,直到在黑色的夜里消失后,我还呆立在那里。又一次想起父亲一生的辛劳,坎坷的经历和对我们慈祥的爱。

我很崇拜父亲,在我的心目中,他是那么高尚伟大,多年来,我一直以父亲为荣,以父亲为榜样,看着他的足迹,读着他的经验走着自己的人生路。

 

 

初恋

 

梦如何 

两年的师范生活很快就结束了,大学生活是最难忘的,所以,美好和思念写满记忆。

毕业后,我是唯一一个留在县里的学生。我感觉很幸运,我被分配到一所中学。

也许这个时候已经说是“老师”了吧!因为我已经走上三尺讲台。

不管怎样,能留在县里很不容易,和我一起毕业的校友都分配到乡下各中小学。

在县里工作不是很辛苦,但是,却很忙碌。

接触的都是天真活泼的孩子,在他们面前我觉得自己很老。

可在其他同事眼里,我又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。十八岁,亭亭玉立。

羡慕,嫉妒,渴望的目光在凝聚。一封封情书会不知不觉的就睡在我的抽屉里。

也有太多的好心人争当媒婆,想为自家的孩子或亲亲找一个好的伴侣。

所以,我很忙。除了工作学习外,还要应付来访的红娘。

无奈下,我决定与他相见。可是,在想见他的时候我还没有做好要交朋友的准备。

我只想找一个寄托,找一个借口,我实在不想再应付那些无聊的人们——嘴快的红娘。

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我们认识了。

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,我没有课,心不在焉地翻阅书籍。

映入眼帘的没有一个是成型的文字,一页一页的都是模糊一片……

突然间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扰了我,我的心跳地好快。

犹豫一下后,我拿起话筒,是朋友红姐的声音,听到她的声音我好怕。

“喂!你好:是松林中学吗?”姐姐的声音很柔和,就像南方小妹妹的一样温柔。

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,一听就知道是红姐。

紧张的情绪叫我难言,但是仍然没有忘记“恶作剧”。

于是,一向喜欢恶作剧的我提着话筒一直不做声。

任她的焦急不限量的增加,我只是默默地听着,偷偷地笑着。

“喂!!是不是松林中学呀!!喂!喂!你怎么不说话呀!喂!!怎么弄的!电话不好使了?”

听她一遍一遍的自语,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,呵呵……

“好你个臭丫头又气我!找你说正经事呢?”红姐无奈的,心急地说着。

“呵呵……我没有啊!我只是不想耽误你说话嘛!还不是因为你着急,所以不想抢麦。”

“你呀!怎么样?想好了没有,人家一会可就要来了。”红姐在我面前永远都是一个大姐姐,她细声地问我。

提到了这件事,我的笑在脸上消失了,无力地说了句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就又开始沉默了。

红姐一听急了,忙说:“我说大小姐呀!!人家一会就来了,你还说什么不知道的话,你要气死我呀!”

看红姐着急的样子我很难过,可是要我去见他!我真地还没有做好准备,毕竟我没有与别人约会过。

一向有主意的我还是下了决心去见他,平静一下心情说:“好了,我的好姐姐,我去,他几点去你那?”

听了我的话红姐很高兴,在她的语言里我能感觉到她的心情。她的兴奋是因为我也是为她的朋友,因为我要见的人是她朋友的弟弟。

“他两点来我这儿,你什么时候能来?”红姐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温柔。

我想了一下说:“那我也两点去吧!也许……还要晚一点,我不想去的太早。”

我真地不想去的太早,更不想坐在那里等一个还不认识的男孩子。

红姐似乎明白我的意思,开玩笑的说:“没事的,你就是两点来了他也会在的,人家可是着急着呢。”

一句玩笑不要紧,给我说的脸都红了,不好意思地说:“红姐,你要是再拿我开心我就不去了。”

一向了解我的红姐一听急忙说:“没有,没有,我不说了,你还是早点来吧!我也想你……”

“好的,两点我从学校走,大约十分钟就可以到你那了,不过到时候你可不要走开呀!也不要开我的玩笑,不然我抬腿就走。”

“知道了,你的脾气我是领教过的,我能敢吗?你也知道我就拿你没办法。”红姐的话很无奈。

“那就这样吧,我一会就过去,姐姐你要护着我哦!我可是第一次约会呀!好害怕!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那就回见吧!我的大小姐,呵呵。”红姐的语气一直都是那么的温柔,就是在生气的时候都不觉得她严肃。

“呵呵……好了,拜拜,一会见。”我很调皮地和姐姐说了再见,放下电话。

看看手表,还有十五分钟就两点了,我静静地坐了一会儿,收拾起桌子上的书籍准备去约会。

走到镜子前仔细地打量着自己,一张清秀的脸上没有一点脂粉,但看上去仍然细嫩,美丽。

一贯喜欢笑的我很自信地看着自己,笑了笑离开了单位。去接受我第一次约会。

走在三月的风里,我在感受着春的暖意,每一丝风都是那么的温暖。当它抚过我的脸我体会到了它的温柔,暖暖的,柔柔的。

阳光的灿烂赶走心中的迷乱,紧张也被春风吹散。

红姐的单位离我的单位很近,本应走十分钟的路我却用了半个小时。

一边走我一边在想:见面了我该怎么办?该怎样和他说话呢?说些什么呢?一系列的问题闪现在脑海,心更乱。

心乱了,脚步也随之变沉。

红姐的办公室是一个临窗的厢房,要想进入楼内就必需要经过她的窗下。

那是一个很大很宽敞的窗子,在还没有进院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她屋里的一些布局。

当脚步缓缓地挪到大门口,向屋里望去,我见到了一个背影,感觉很健壮,也很匀称。

本想退步,可是,被心急的红姐不时地张望而发现。她推开窗子叫住我,她的举动引起他的注意。

在他回头的一刹那,我发现,他是一个很帅的男孩儿。浓眉大眼,圆圆的大脸盘,黑黑的头发。

还留了当时较为时髦的小胡子,看起来很精神,也很斯文。

在一阵尴尬后我鼓足勇气走上了台阶,走进了楼里。第一个门就是红姐的办公室。

门开着,红姐站在门口满面春光地伸出手搂住我,还和以前一样和我比一比个,然后把我领进屋里。

他见我来了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低头摆弄着手里的扑克。

红姐很热情地介绍着说:“这就是我的好朋友,梦,她是一名教师,在松林中学教书。”

回头她又对我说:“这是我朋友的弟弟叫小军,在咱们这儿待遇最好的单位上班。”

我对红姐的介绍方式有些反感,尤其是在语言上,可是在生人面前,出于礼貌我没有做声。

他见红姐在介绍我们彼此就急忙地站起来,但是他一直没有说什么,只是微笑着点点头。

腼腆的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儿,我觉得好笑,但又没有办法笑出口。

本来嘛!我是比较害羞的,没有想到,到头来他比我还难为情呢,还算是男人么。

我见他没有说话,就主动地问了声好,天真地笑了一下,这一问一笑扫除了气氛的尴尬。

红姐搬来椅子我们相继坐下,开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大家只是闲聊。

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在聊天中我的心情好了许多。刚才的乱和烦一下子好像都不见了。

大家聊的很高兴,不知不觉地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。

我此时有些坐不住了,想要离开。

红姐看出了我要走的意思,就急忙和小军说:“小军,现在快下班了,你们也认识了,以后怎么相处就要看你们的了。”

说到这儿她停了一下,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又接着说:“以后你们还是多接触一下吧!既然相识了就是一种缘份。就算是做个普通朋友也好呀!小军你送梦回家吧!”

在红姐说话的时候我们谁也没有出声,都低着头。现在想起来很好笑的,感觉当时就像犯罪了一样。

我心里在想:红姐怎么总是向着他说话呀!哼!等我有时间不找你算帐的。

红姐的话结束后他还没有出声我就急忙说:“不用了,一会我还要到单位去取点东西。”

聪明的红姐知道我这是在推辞,本想继续劝说,可她知道我的个性所以没有继续劝下去。

为了躲避我先向他们说了再见。“我真的要走了,我的教案忘了拿回来了,我要去取,晚上我还要备课呢。”

说完我起身要走。他见状也站起身说:“现在已经挺晚了,我也要走了,一会还有点事要做,红姐,再见!”

他这一要走可把红姐乐坏了,抿着嘴说:“恩!你们一起走吧,有话在路上说,我就不送你们了。”

说着她就走到门口把门打开,还笑嘻嘻地和我做鬼脸。

见她的表情我都要气晕了,心想:看来我真的应该好好地报复她了,从一开始她就向着他。哼!气死我了。

此时就是生气也没有办法了,说出去的话已无法收回。我一边用眼睛瞪着红姐一边走出门口,也和她做了一个鬼脸,摆摆手走了。

他和红姐说了声再见也走出了办公室的门。开始我是走在他的前面,后来为了看他的个子我有意走在后面。

反正我在他的后面怎么看他都没有问题,他是不会发现我的。于是我开始仔细地看他。

他身穿一件棕色的皮甲克,一条黑色的休闲裤,一双黑色的休闲鞋。这一身衣服搭配的很好,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很有欣赏水平的人。

不过他的个子不是很高,好象没有比我高多少嘛!怎么红姐会说他很高呢?哼!看来她又是向着他了。

正在我琢磨的时候他回头和我说起话来:“你真地要去单位吗?我送你吧!”他看着我,那双眼睛很大,睫毛很长,像女人的。

听到他的话我定了定神说:“是的,我必须要去单位取东西。送?不用了,谢谢你。”

我的拒绝并没有给他带来失望,他好象是早有准备一样很从容地说:“那好吧!如果可以的话我明天去接你。”

“别!别!别!”仓促中我说了好多个别。

他见我慌张了又说:“没关系的,我会在你们学校的大门外等你,如果你认为我们可以交往你就走过来,如果认为不可以你就不用理我了。”

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 上一页 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